【籽想旅行】12隻雪橇犬拉車 北極圈極地征300公里

【籽想旅行】北極圈,一個遙遠迷離的國度,生來住在亞熱帶地區,總覺得白雪皚皚的極地難以踏足,如今我卻駕駛着雪橇犬車穿過無垠雪地,搖搖晃晃走了60公里路。晚上在氣溫只有負30度的極地紮營,自行生火煮食,跟隨行小狗度過兩天一夜。我們在北極光下睡着,在狗兒快樂的咽嗚聲中醒來,在一種只會在紀錄片中看到的浩瀚畫面,跟大自然重新連結。

在2011年開始,瑞典戶外用品品牌Fjallraven每年會在北極圈舉行Fjallraven Polar。Polar,意指北極極地,參加者一隊兩人,每人有6隻雪橇犬共12隻,參賽者要駕駛雪橇狗車穿越300公里極地,在冰天雪地上生活4天,目的是鼓勵人多接觸大自然,即使身在環境險峻的極地,只要帶備適當裝備和足夠戶外知識,即使沒有經驗,也能在極地的冬季中生存。今年共有24位來自17個國家的人參與Polar,參加者需學習如何長時間駕駛雪橇犬車、如何生火紮營、怎樣穿衣保暖,在極地冬天中如何生存,享受大自然。

兩天一夜體驗營 邊炒車邊學駕駛

是次記者有機會參與兩天一夜的體驗營,從Poikkiijarvi駕駛雪橇車到Vakkara,全程60公里,雖然不用像其他參加者般苦行多天,但也着實不簡單。第一天已能感受到北歐式「快狠準」的教育:到埗享用午餐和換裝,登上雪車前只有15分鐘的雪橇車教學,而且沒有真狗狗讓你出發前練習,只能靠實戰邊炒車邊學習。雪橇犬車跟想像中的有點不一樣,沒有他他條條的座駕,只有三種加減速的煞車和停車腳踏,無錯,你需要站着驅車前進,更重要的是,跟同行的四隻阿拉斯加雪橇犬培養感情,因為牠們是未來兩天路程最可靠的隊員。
「汪嗚汪嗚」,還未出發,狗舍的雪橇犬已經犬聲四起,蓄勢待發,人還未企上車,牠們已奮力向前衝,興奮得幾乎連爪在雪地裏的錨也快拔起。把簡單行裝放車上後,便戰戰兢兢站在雪橇上,完全零駕駛經驗的新手一來就要實戰30公里,注定要先重重跌一跤才能在失敗中學習。
話未說完,當錨拔起,我家的狗兒就上了鏈般向前衝,而且一來便是落斜坡,速度快得整個人飛了起來,嚇得把教練教的煞車方法忘記得一乾二淨,隨着一陣尖叫聲拋到雪上,第一跌不算慘烈,可恨我的狗狗拋棄了豬般的隊友,已忘形跑走了,得要隨團駕着雪上電單車的教練把牠們停下來。
教練再三提醒我們必須保持隊形和同步前進,車與車要保持可見距離,這樣雪橇犬才不會脫隊。接下來不斷重複這樣的情節:一行二十多人邊行邊跌,大隊偶爾停下來等待炒車的隊伍重整旗鼓,也順便讓狗停下來休息,滾滾雪地、吃雪解渴。出發半小時後,總算慢慢掌握到駕駛技巧,懂得加減速度。


阿拉斯加雪橇犬性格熱情好動,天生熱愛跑步和拉車。


在暴風雪中紮營和收帳篷,是參加者一大挑戰。


即使身在環境險峻的極地,只要帶備適當裝備和足夠戶外知識,即使沒有經驗,也能在極地的冬季中生存。


隊伍每次停下來休息,雪橇犬也會把握時間把頭埋在雪堆中吃雪解渴。


紮營前要先把雪地踏平,紮營後再把營裏雪地挖出半米深洞穴,以作保暖之用。


人還未企穩,狗狗已奮力向前衝,非常興奮。

紮營要鏟半米深雪 放行李作保暖

在厚厚的雪上紮營,是晚上另一個挑戰。我們首先要踩平雪地的積雪,把多餘雪鏟走,留意風向和風速,才可開始紮營。紮營不辛苦,較艱辛的是需把帳篷中的半米深雪鏟走,挖成正方形的洞,以置放行李和保暖。大會提供的睡袋和睡墊也能抵禦寒冷,晚上氣溫急降,教練提醒鑽進睡袋前要熱身,讓身體發熱,因為睡袋的熱力來源主要來自人體,這樣才能保暖。


TRAVEL MEMO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均毋須簽證
機票:乘搭漢莎航空來往香港及斯德哥爾摩,須經法蘭克福轉機,來回連稅$7,650起;抵斯德哥爾摩後乘搭北歐航空前往Kiruna,來回連稅$972起
匯率:1港元約兌1.11瑞典克朗
鳴謝:Fjallraven

記者:王秋婷
攝影:蕭志南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80527/20401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