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離觀熊】有誰不是殺北極熊的真兇?

幾乎每年冬季,野生動物攝影專家都會發放最新拍得北極熊覓食困難、無處棲身、母吃子,苟延殘喘的照片,近日國家地理雜誌的特約攝影師Paul Nicklen就拍到一隻飢餓至瀕死的北極熊,絶望地走一步跌一步的情景,這個影像跟過去一樣總會引起一陣小騷動。

我跟另一位拍北極熊錄像的女攝影師Cristina Mittermeier有過一面之緣,八年前在加拿大Manitoba(馬尼托巴省)的Churchill(丘吉爾)。從前每年的十月至十一月期間,當地的Hudson Bay(哈得遜灣)就會開始結冰,是北冰洋帶最早凝結成冰塊的。每年約三百隻北極熊會滯留此區等候湖面結冰,除了懷孕的母熊會留在灣岸待產外,公熊便會帶著小熊踏過結冰的湖面橫渡北冰洋;因此Churchill就成了離北極熊最近的小鎮,是最容易觀看到北極熊的地方,每年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師、野生動物專家就帶著先進的探測儀器,精密的拍攝工具來到小鎮記錄北極熊的生活狀況。三十多年前當地居民Len Smith更發明了一輛可乘載約三十名遊客,可在凍土層上行走的越野車,開辦觀熊旅行團,每年吸引超過12000人參加。八年前我也成為了團員之一,在鎮內寥寥可數的餐廳內碰過Andrew Derocher等北極熊問題專家。


熊大概有三十多歲的壽命,像人一樣最麻煩的是青春期的雄性北極熊。


估計眼前這隻大概是六、七歲;看牠玩得一身黑漆漆,也知道是頑皮熊一隻。


熊身軀龐大,走路速度快。當地居民的遇熊秘笈是「站着不動,事情不由你控制時,就讓對方決定結局吧。」是一個人生哲理。


觀熊旅行團基本上就是每日坐在觀熊車進入凍土區,追蹤北極熊。


整個熊出沒的哈德遜灣都被列為野生動物保護區,每日限制最多十八輛觀熊車在這範圍內行走。


這一帶的地質屬凍土層,即氣溫低、生長期短、樹木無法生長的環境。四周白蒙蒙一片,像聖誕咭裡的影像。

在現實生活、在野生世界也一樣,活在食物鏈頂層,生存成本也最高,一隻成年熊通常每隔4、5天就需要最少一隻幾百磅重的海豹當糧食充饑,他們就是靠站在結冰的湖面上透過冰塊上海豹的透氣孔,探索出獵物的所在位置,以捕食海豹儲存脂肪過冬。可是地球氣溫不斷上升,冰塊形成得遲溶解得早,獵食期已經大大被縮短,從前北極地區有九成區域被冰塊覆蓋,現時只有15%,過去20年間,Hudson Bay海面溫度升高了約3°C,原本厚達十米的冰塊,只剩大概兩米,根本乘載不了體重可達千五磅的成年北極熊。北極熊不是餓死,就是掉下水,未找到另一塊可乘載牠的浮冰前已體力透支累死了。


觀熊用的車子用少排放廢氣的環保電油;車內有洗手間,廁板下面是一個膠袋,確保不為大自然留下任何垃圾。


北極熊怕熱,零下一、二度的氣溫都太熱,唯有減少郁動,最愛俯伏在地上,讓肚皮貼着冰塊降低體溫。這麼一躺,看來就像片石頭,一點也不好找。


熊的本性好奇,嗅覺又靈敏,通常遇上巨型的觀熊越野車,都會好奇走來嗅一嗅。好運的越野車得到北極熊垂青,走近甚至跳高,讓車上每個遊客都可拍到北極熊的大特寫。


頭耷耷只往地下嗅的,估計是剛成年的幼熊初次獨自覓食,只往地裡嗅找些小魚及海藻醫肚;遇上我們這輛龐然巨物,緊張得正眼也不敢望。


你做緊乜呀?


捕獵經驗豐富的,就會自信的大踏步一副寸樣,邊行邊對我們「眼超超」。


八年前見到的北極熊仍然肥嘟嘟。回眸一笑有誰不心動。


連兔仔都肥到行唔郁。


去過北極熊之都的都可以在護照上蓋這印章。

八年前在五天觀熊團內,我總共看到廿多隻北極熊,未坐上特製觀熊車,只不過由一輛八十年代生產的校巴接載從機場前往市中心途中,已經分別碰上了兩隻北極熊,全團人莫名興奮,但在當地土生土長的司機說,那是因為結冰期延遲,北極熊找不到食物只能冒險進入市鎮走入居民區尋食,所以我們就很容易跟熊碰面,熊一飢餓就具攻擊性,那並不是好兆頭。果然沒多久就收到消息,從來不會自相殘殺的北極熊被攝影師拍下成年熊食幼熊充饑的畫面。

北極熊告急之聲從來不絕於耳,北極熊國際組織保育主任Geoff York觀察衛星地圖,發現今年整個47萬平方英里的哈德遜灣本來早應遍地冰雪,氣溫是零下40°C,但去年到11月中仍然沒有降雪或任何結冰跡象,陸地仍然是綠褐色的,氣溫高於2°C,居於當地的北極熊族群在30年內減少了20%。


熊當我們是另一巨型生物,迎頭相遇立即進入警惕狀態。


北極熊都是獨行獨斷的,每年四、五月是交配期,雌雄交配後各走各路不相往還,雌熊懷孕後會躲在雪洞裡等候十二月的生產期,通常生的都是雙胞胎。三口子會躲在雪洞裡至明年二、三月,母熊才會帶着兩隻小熊踏出雪洞,教他們捕食海豹,幼熊成長至兩歲就要離開母親獨立了。


鎮上僅有800多個居民,但冬季時,北極熊數量往往多達上千頭,熊比人多。

剛過去的12月5日,攝影師Paul Nicklen發佈這輯飢餓北極熊錄像後引來許多謾罵,為何仍然只顧拍攝不嘗試救援?同行的女攝影師Cristina Mittermeier在個人網誌上解釋,餵飼野生動物屬犯法,他們身上沒有足夠保護自己的武器,也沒有足以將北極熊起死回生的幾百磅肉食,他們選擇忍著淚水不斷按動快門,只想透過圖片影像呈現地球暖化的惡果,喚醒世人地球千瘡百孔,長此下去將不止一隻北極熊會被活生生的餓死。

翻翻八年前的照片,那些北極熊不是Prada鎖匙釦的造像,不是一隻塞滿棉花的可愛公仔,牠活生生的會跑要吃。其實離我們不遠,跟我們活在同一個地球上。令北極熊消失,豈止是幾個見死沒救的攝影師。


我們的車子經過,嚇咗佢一跳。


有些熊的體型已經看得出比正常瘦弱。


每年萬聖節小孩組團出外 Trick or Treat,都要由荷槍巡警帶領,以免小孩誤將真正的北極熊當為人扮熊。

有關北極熊小鎮Churchill

每日踏出家門要探頭觀察兩邊,準備手槍慎防北極熊襲擊。或者有天放工發現坐駕已遭北極熊踏成鐵餅。每晚十時全鎮會響起警鐘,提醒小孩是時候要回家了免被北極熊當成晚餐。每年萬聖節小孩組團出外Trick or Treat,都要由荷槍巡警帶領,以免小孩誤將真正的北極熊當為人扮熊。居民買醫療保險也買熊保險。這就是被稱為北極熊之鄉的Churchill。

這個冬季氣溫達零下四十多度,風速二千多公里,從前用作軍事訓練。許多科學家、生物學家、動物學家均以此為據點。鎮內僅有800多個居民,但冬季時,北極熊數量往往多達上千頭,熊比人多,北極之王成為丘吉爾的麻煩鄰居,尋食無門,四處亂闖還是時有發生,雖然全鎮外圍都布滿了捕熊陷阱,將誤闖民居的熊送到市外的有三十多個囚室的熊監獄,罪熊會被關上30天,然後送返Hudson Bay。2015年已經有351宗由熊引起的麻煩發生,有65隻北極熊被拉去坐監,不過這熊監獄一直甚具爭議,許多人都覺得北極熊無罪,居民應該搬走而不是監禁北極熊。

Travel Memo

Churchill:
由香港前往加拿大的路途轉折。從香港至溫哥華轉機至溫尼伯(Winnipeg)約四小時,再轉機至丘吉爾約三小時航程,已經是路程最短最直接的方法。

旅行團:
丘吉爾的機票與住宿到旺季非常緊張,由當地人經營的Tundra Buggy Adventure是丘吉爾第一家舉辦北極熊觀賞團的,觀熊越野車亦是由老闆發明的。旅遊公司經常與愛護動物組織、科學家、生物學家合作,提供交通工具、研究基地,推廣愛護動物、愛護地球的訊息。

觀熊團:
行程首尾兩晚住宿溫尼伯的機場酒店,其餘三晚可選擇住宿丘吉爾市中心的酒店,行程中有兩日野外觀熊,由早上十至五時皆會乘坐改裝的野外車追蹤北極熊。或選擇其中一晚住宿改裝的車卡旅館————Tundra Buggy Lodge,此車晚上停泊於北極熊出沒的荒野,大大增加觀賞熊的機會,能看到北極熊於晚間的活動。團費每人約$49,000至$54,000視乎日子而定。已包括所有住宿、膳食、活動及溫尼伯至丘吉爾的機票費用。

詳程及查詢網址:http://www.frontiersnorth.com

住宿:
丘吉爾位置偏遠資源匱乏,可以提供的住宿都是極簡單基本的民宿。餐廳數量不多,全部都是旺季時才經營兩個月的,質素可想而知。

記者:顏美鳳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1211/20240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