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三百年世界第三古老旅館 46代目為亡兒守一個承諾

【旅遊籽:浪迹遊蹤】1,300個年頭,大概是怎麼樣的概念?我們回到公元718年,唐玄宗登位六年,日本剛開始奈良時期。朝代權力也須向時間屈膝,一家旅館卻可穿越時代。「很多東西都變了,惟獨法師旅館的溫泉泉水,永遠在流動。」代代相傳的名字法師善五郎,在我眼前的這一位,已經是法師旅館第46代目。

「這裏於養老二年(718年)開館,起初只得露天溫泉及簡陋的建築。」相傳高僧泰澄大師來到石川縣白山一帶,神明跟他說附近有溫泉,他就派遣一名弟子去到栗津,開湯治療民眾,亦即是第一代法師善五郎。日本的不少溫泉都有過千年開湯歷史,這並不出奇,但單一旅館能一脈相承數十代,方是難得。「當然中間也試過有意外,如會收養子來繼承,但基本上都是一個家族去傳承1,300年。」健力士世界大全曾將法師旅館列為「世界最古老酒店」,直到2011年發現山梨縣的慶雲館(705年開館)與兵庫縣的千年溫泉小滿酒店(717年開館)更早,才轉為「世界第三」,同時亦是世上第四最古老公司。
走進法師,你倒不太能察覺它的歲月痕迹。有Wi-Fi、有乒乓波枱、有酒吧,房間也是一般旅館的樣貌。但正如日本人一貫的低調,原來古舊在細節,館內有一玻璃櫃裱起昔日舊照,入口標誌性的圓形窗戶來自明治年代、亭園有四百多年歷史。園林內悉心種植松、杏、楓,在晚秋氣息下仍保持紅黃綠交錯的色彩。「用得多年總有損耗,所以中間也有修整過三、四次,現在的館就是明治時代修建的。」
亭園中間有一別館,名為延命閣,被列為「日本國家登錄有形文化財」。明治40至45年間(1907至1912)用了五年時間才建成,當時用了很多名貴的木材,因為不想木板上有年輪,特地托人找極大的檜木。建造時一粒釘也沒用,所以特別花時間去起。完成時,由海軍元帥命名,日本任職時間最長的首相桂太郎亦曾入住,現時房內仍保留許多明治年代的裝潢。「當時很多人的新婚旅行第一站就來這裏,之後才出發去其他地方,第一對入住的新人,就是我的祖父母。」3、40年前這裏索價30萬日圓(20,792港元,二人入住)一晚,在現今經濟環境下,只能收約10萬日圓(6,930港元)左右。善五郎坦言:「其實應該要收多一倍,現時每日都蝕緊錢。」不過一來已被列為古蹟,二來也是家族歷史一部份,怎樣也要留着。

遵守教誨 由低做起社長徒手通廁都得

常說富不過三代,他們卻竟能守業46代,又有何秘訣?他說每一代的法師善五郎,都有一條教誨,「你必須將自己的家業做得更好,才交給下一代。做太太的,就要小心火燭。因為一火燭,多辛苦堅持的家業也毀於一旦。一男一女謹守崗位,去保護法師,而又有幸這麼多代都做得到,才能一直維持至今。」當然,總有漏網之魚,「最記得昭和36年(1961年),我爸爸做當家時,某間大公司的老闆在房間裏吸煙,不自覺睡着了發生火災,有60間房被燒掉。」卻剛好當時遇上經濟起飛,有足夠資金重建,起了21間更豪華的房,還加建了升降機,賺多了三倍的錢。「所以說,有時是福是禍也不知。最重要是你怎樣去面對,解決問題。」
要守業,當然不只得個講字,嚴謹的家教,才是重點。「那怕你是社長,一開始也要由低做起。洗廁所也要做,又或廁所塞了,要我徒手去通也沒問題,我早習慣了。客人來這裏住,就好像將性命24小時給了我,我們一定所有事都要照顧周到。」
善五郎年輕時候曾去過東京學習,1979年回家接手。「當時爸爸對我說,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覺得對的就放手去做吧。我做了樣突破性的改變,就是裝了冷暖氣機。後來他卻把我大罵一番。」只因開了冷暖氣後,門窗都須關上,原本掛在屋內的風鈴,也就不再響。「朝早起來,打開窗,風吹鈴動,這是大自然給人的訊息,卻被我切斷了。」原本他還沾沾自喜,覺得隨時代改變是理所當然。到了年紀漸長,卻越來越懊悔,「其實就算沒了冷暖氣,400年、4,000年、40,000年後,人類仍一樣可以繼續存在。但現在生存的人覺得,我們這一代好就可以了,反正100年後我也不在了。人類總是自私,永遠只想方便自己。我們做的決定,要想得更長遠,到人生這一刻終於感受到。」

每朝六點半 跟客人漫步亭園講旅館歷史

善五郎已屆79歲高齡,每日早上六點半,仍會風雨不改,在大堂跟客人講述旅館歷史,原來這是來自兒子的提議。「自2011年311地震後,就有了這個環節。當時發生很多事,經營方面亦有困難。以前房價貴很多的,兒子就提議,不如價錢便宜一點,吸引人來,我就朝早向客人介紹一下,帶他們漫步亭園,認識歷史,用一些基本的東西去吸引客人。」當時兒子已準備接手為47代目,卻意外於46歲過身。「很多東西都是客人教他,不是我教的,他們對他的印象很好。一天,他突然心臟病發,已經立即叫救護車,但都來不及了。我時常想,為甚麼要這麼不幸,好像我這樣的人反而留在世上?後來我就更覺得自己有使命,代他完成他想做的事,每日在這裏講解。這,是我對他的承諾。」法師千年來只傳長子,善五郎寄望打破往例,讓女兒接手。然而女兒對此意願不高,仍未婚的她亦頗為抗拒父親想招夫入贅的相睇安排,千年旅館如何走下去,仍是一大難題。


法師旅館的正門,仍保留明治年代的設計。


由於兒子突然離去,善五郎屬意女兒(左)接手。圖片由Fritz Schumann提供


法師旅館的中心是一大亭園,已有四百多年歷史。


46代目的祖父母是第一代入住「延命閣」的新人,仍存有他們的照片。


善五郎的兒子原本正準備接手,卻於幾年前心臟病發過身。圖片由Fritz Schumann提供


延命閣建造時一粒釘也沒用,所以特別花時間去起。


風鈴是大自然給人的訊息,在善五郎當年決定安裝冷暖氣後便不再響,到了今天他感到後悔,認為應該想得長遠一些。


傳說這裏的溫泉別具療效,高僧泰澄大師便派弟子來開湯治療民眾,該弟子就是法師旅館的創辦人。


延命閣於明治40至45年間(1907至1912)用了五年時間才建成,現在已成「日本國家登錄有形文化財」。


延命閣內這個名為几帳的裝置,以往當有達官貴人前來,侍從均需躲在帳後避席。


延命閣由海軍元帥伊東祐亭命名,現時房內仍保留許多明治年代的裝潢。

法師旅館
地址:石川縣小松市粟津町ヮ46
電話:+81(0)761651111
網址:http://www.ho-shi.co.jp
價錢:一泊二食每人21,600日圓(1,498港元)
交通:提供往來JR栗津站、加賀溫泉站接送服務(須預約)

Travel Memo
簽證:持BNO或特區護照者毋須簽證
機票:來回香港及東京羽田,機票1,257港元起(連稅)。抵達羽田機場後,可選擇轉乘內陸機往小松空港,機程1小時5分鐘,來回1,378港元。如選擇到東京站轉乘北陸新幹線,車程2小時33分,單程14,120日圓(980港元)
匯率:1日圓約兌0.069港元

記者:甄俊宇
攝影:張志孟
編輯:施明慧
鳴謝:石川縣國際觀光課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1217/20245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