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年沙丘天堂

(文章來源:果籽)九百年前,在這個全球最古老的沙漠上,還有河水淙淙,漂亮的內流湖。今日在沙漠路上,烈日、高溫和風沙把我的皮膚吹曬得粗糙發黃,汗水未曾停止過,其實我大可安坐家中看Discovery Channel,我也知道路程辛苦大可隨時放棄。不過,有時候,有些路,就是要堅持走上去,還要走得遠,親身經歷過,才叫明白。

 

納米比亞Sossusvlei位於全球最古老沙漠納米布沙漠(Namib Desert)的南部、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國家公園內。Sossusvlei當地語解作「死胡同沼澤」,是指在Koichab和Kuiseb兩條河流之間,這片被沙丘環抱的高鹽份黏土盆地,佔地約32,000平方公里,部份沙丘更是全球最高的,是納米布沙漠的第二個著名景點。此行,要看的是著名Dune45和Deadvlei。

從納米比亞西邊的海岸城市Swakopmund到Sossusvlei大概要六小時車程,經過石地平原、草叢、沙漠公路,唯一遇上的建築物是屹立在沙漠上像木盒般的洗手間,沒有門、沒有排污系統、沒有洗手盆……縱然談不上舒泰,但也被團友視為朝聖地一樣,有人氣長龍之餘,還要拍下多張風景照,我懷疑甚至有人在廁格內Selfie!

見識荒漠公廁這個「地標」後,在加油站上遇到瑞典媽媽,帶着兩個小孩稍事休息,聊起才知她因工作來納米比亞居住,相較起之前住在肯亞,她更愛這裏︰「納米比亞文明得多!昨天我才去Sossusvlei,事前為了行沙丘,特意穿上最髒的衣服,後來才後悔,沙丘很美,早該把晚裝穿上。」這麼誇張?

 

隔絕互聯網 接通宇宙萬物

抵達Sossusvlei的沙漠營地Sossusvlei Lodge已近黃昏,那是距離古老沙漠入口最近的營地,這可省回不少時間,即使如此,翌日也要五時起床,到沙漠入口霸頭位,把握早上的宜人天氣遊覽。Sossusvlei Lodge談不上是很豪華的那種Glamping,雖然有泳池,有個露天餐廳,但我的準則是若只在Lobby才可連接Wifi,便已經是低了一個檔次。幸好,不失禮的是45個半營帳式設計的獨立屋,空調冷熱水齊備,拉開帳布可通到獨立屋私人露台,遙望給夕陽染紅的沙丘,好運的或可見到劍羚。

老實說羚羊肉此等野味燒烤絕非我杯茶,加上被導遊「早起恐嚇」後更難以成眠。雖然只是晚上九時,但營地早已水盡鵝飛,幾乎連飛蟻的拍翼聲也聽得見,最恐怖還是開門一刻微亮的燈光觸起了狐狸的好奇,吼叫連連,嚇得我連忙把房燈關掉。此舉換來了安靜,也給我帶來無比興奮,好想對着漫天星空吶喊,伸手把星星摘下來……忽然地平線上亮起一點光,最初像車頭燈,然後越來越亮,像廣告牌射燈一樣,還以為哪家沒公德的酒店製造光害。不對,何以那點光好像向上移動?周邊的雲彩都被染照成銀白色,噢,那是月亮!那是月出!

沙漠上的木搭洗手間,也是遊人的地標。

四十五間獨立屋聚在平原上,有圍欄防止動物接近。

Sossusvlei Lodge談不上豪華,但絕不缺空調軟卧。

黃昏於平原餐廳食羚羊野味宴是當地特色。

 

消失的河道 趾縫間的幼沙

早上五時,路上漸見車隊趕往國家公園的大門Sesriem Gate,聽說有些住得偏遠的旅客早上四時便出發了。晨霧令沙漠光線變得迷濛柔和,連綿起伏的沙丘像水墨畫。這點水份在河道沒有氾濫的日子裏,為沙漠提供了水源,其餘的都靠地下水了,故此即使在日間氣溫高達38℃至40℃的乾燥天氣下,沙丘下的樹木仍能長出綠葉來。

Dune45和Big Daddy是兩個著名沙丘,前者距離大門45公里,故以此命名,也因為其強烈光暗對比,及其含高鐵氧化物帶來的艷麗紅色而成為攝影師的寵兒;後者則是全Sossusvlei最高的沙丘,約325米。在Dune45腳下,我還笑人家登峯如蟻行,才一個小斜坡而已。我一個箭步起行,還不夠廿步,便開始要調節呼吸,配合每一步的拔足和深陷,開始腳震。於是脫掉波鞋,赤足登峯,紅紅金金的幼沙在趾縫間流走,微溫不熱,我的影子在斜坡上成了一道長長的直線,沒入紅沙中。

頂峯上,導遊指着那些地上白色的痕迹說那是河流的痕迹,昔日在雨季時,附近河流水漲氾濫,並流經這裏,但因烈日高溫,河水很快被蒸發掉,或滲透成為地下水,餘下水中的鹽份遺留在地上,留下生命的痕迹。

站在沙丘頂峯,可看到昔日氾濫的河水流道。

 

死亡的沼澤 攝影師的最愛

時值中午,忘了行車多久,只覺熱力令人遲鈍。

眼前進入Deadvlei的乾土石沙路,太陽很刺眼,自覺進了火焰山,沙地被曬後接近70℃。Deadvlei解作「死亡的沼澤」,這裏曾是一個因Tsauchab河水氾濫而短暫形成的內流湖,因為高溫把水份蒸發,形成一個白色的黏土盆地,而河水也滋養着這裏特有的樹木camel thorn tree的生長。後來,因氣候轉變,這裏出現小沙丘截去了河道,令氾濫的河水流不進湖內,那些樹木逐漸枯死,留下枯木作為死亡的憑證。這些扭曲的樹椏向穹蒼伸張,似在渴死的邊緣作最後的呼喊,這種默然無聲的張力吸引着無數攝影師。站在這片已死的沼澤,沒了淨明的內流湖,沒了河水淙淙的情景,椏枝還在這九百年間一直昭示死亡的威力,但頃刻我只覺進入了Sossusvlei的內心深處,閱讀着它的過去,如回到宇宙大地的家,一片寧靜。

Dune45不算陡不算高,才只得那80米高,吸引了不少遊客試着登峯。

在烈日下我們靠意志前往Deadvlei。

Deadvlei在900年前本是個內流湖,現在已成黏土盆地。

 

Travel Memo:納米比亞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毋須簽證。
航班:南非航空提供來往香港及納米比亞首都Windhoek的航班,於約翰尼斯堡轉機,來回經濟客位機票約$8,800起(未連稅)。http://www.flysaa.com
滙率:1港元HKD約兌1.4納米比亞元(NAD)
查詢:納米比亞旅遊局http://www.namibiatourism.com.na/

鳴謝︰南非航空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40605/18743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