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主管中東打筍工「我愛香港但香港不愛我」

【旅遊籽:逃走他鄉】陸文中(Paul)當年懷着不安心情移居中東,成為全公司第一隻來中東打工的「開荒牛」,一來就立即愛上這個打工仔天堂,只因這裏工作氣氛和平少競爭,機會平等。於2009年,Paul來到杜拜加入帆船酒店工作,然後調職至阿布扎比酒店,在酒店負責保安、健康和食品安全等工作。現在跟太太和三歲女兒定居阿布扎比。

「當年在香港工作,感覺上外國人較有優越感,而且工作要求高,時間緊迫,人事關係複雜,多辦公室政治,競爭非常大。現在因為我們都是從世界各地來,不論是香港人、歐洲人還是本地人,來到也是為了工作,相處較平和,待遇也較公平。」

OT是香港打工仔的噩耗,以前是別人下屬的Paul現在已升任為保安部總監,他也慨嘆說:「在香港工作時常做到11、12點,24小時standby,老闆會忽然打電話給你;香港人放工唔敢走,只因老闆期待你坐越久越好,但對生產力沒有任何幫助。這裏政府規定員工工作一個星期不能超過48小時,如果要加班,需另外計算薪金和補假,不論是員工還是僱主,也很注重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薪高福利好固然吸引,Paul覺得阿布扎比職場生態可貴之處是上司下屬能打成一片。「我們都是離鄉別井,故跟同事關係很親密。公事私事上會互相幫忙,如果我有甚麼事,不論幾夜也好,一個電話,同事就會來找我,相反亦然。香港則太重功利,只睇重員工工作效率和能力,上司好少照顧員工心理質素。」
移民,成為近10年香港人關注的名詞,不同的人為尋求新的工作前景或身份認同而移民。雖說享受新生活,但對Paul來說,他和中東也是彼此的過客。「退休後不打算留在中東,但也不想回香港,現在的香港跟我受教育時的社會已差很遠,香港在傘運後便盛勢不再,政策、法制、生活環境等也在走下坡,社會怨氣沖天,不公義的事天天發生,我雖愛香港,但香港不愛我,即使想做點事改變社會,也沒辦法。」


Paul覺得阿布扎比職場生態可貴之處是,是上司下屬能打成一片。


每天早上五時Paul就起床,返公司後去做健身,做到七時就開始每天的工作。


Paul(左二)認為因大家都是離鄉別井,所以跟同事關係特別親密,公事私事上都互相幫忙。


阿Paul即席示範,與當地男士打招呼的其中一個有趣方式:鼻尖對鼻尖點三次。

記者:王秋婷
攝影:潘志恆
編輯:施明慧
鳴謝:阿提哈德航空、Jumeirah At Etihad Towers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80114/20272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