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晚間巴士 - 中伏體驗

(壹遊博客:同飛)在峴港買了往老撾的晚間巴士車票,越南盾220000,相等於港幣70多元,十分划算。巴士在早上開始接載往老撾的乘客,預計入夜會到達老撾市中心。起初我還以為這會是一趟順利的車程,就像之前乘搭晚間巴士穿越鄰國的邊境一樣,但事與願違。

 

我被安排坐在巴士的最後一排坐位,對於整架巴士的情境一目了然。晚間巴士的內裡依舊如昔,有臥坐、乘客有足夠的空間伸展,只是車上的乘客全部都是當地人,沒有其他遊客,有種中伏的感覺──確是。巴士間中停在中途站,讓當地人上車,他們總拖著幾袋巨型行裝,眨眼間就擠滿了整架巴士,除了是座無虛席外,兩行走廓通道都放滿了他們的行裝,甚至我身後車尾的位置,都堆滿了一座座雜亂的行裝。此刻我終於明白,這車是接載回鄉的當地人。

IMG_20160615_092932-min

 

 

不久,又有新的乘客上車;滿座時,他們便開始坐在走廓通道,與行李迫在一起。整個車廂瀰漫著侷促的空氣,坐在車尾的我好不習慣,理性上我明白這是當地的風土人情,但情感上卻感到大煞風景。巴士停泊在中途站,讓所有乘客下車到旁邊的飯堂午膳。我跨過堆在一地的行李走下車,回頭望向車頂,真的嚇了一跳──車頂堆滿了大型行裝,以多條繩索把行李固定,但畢竟超重的車輛存有一定的危險性。

IMG_20160615_092953-min

我身後的實況

 

乘客們讓負責人檢查車票上附有的用餐券,隨即走到自己的用餐位置坐下,只剩下我與友人,負責人說我們的車票上沒有包含用餐券,即是我們不能跟他們享用午餐。桌上放滿了菜和白飯,他們卻沒有即時起筷,反而替我們說好話,與負責人周旋,雖然我不懂老撾語,但能感受到他們幾張嘴加起來的好意。其中一個與我們年紀相若的女生突然掏出幾張Kip(老撾幣)塞到負責人手上,皺着眉說了幾句,大概是叫他息事寧人。最後我們能同坐用餐,卻顯得有點不自在,身邊的人都不斷給我們夾菜,叫我們多吃一點。那些都是老撾的家常便飯,與中菜有點相似,但始終有種不易入口的味道,對於菜的款式與味道我已是印象模糊,但他們的熱情卻記在心頭。

午飯後又再擠身車上,中途加入的乘客明顯減少,偶爾會有當地上車售賣自家製的小食,其餘時間車廂內都是寧靜的,大多乘客都小睡一會。很快地,巴士到達了老撾邊境,所有乘客須向職員出示入境簽證。當地人在排隊輪侯時都預備了小費。由於我和友人原本計劃到達老撾才兌換當地貨幣,因此沒有準備疏通費,這時,剛才在飯堂幫過我們的女生便向入境職員說她跟我們是同行的,職員見狀,沒有刻意刁難。

待所有乘客完成檢查手續後,我們又再擠入車內,車輛以均速向老撾市前行,人們都睡著了。忽然車輛急停,關掉了所有光源,全部人都醒來,飛快地跳過地上的行李,走難般逃出車廂。這刻我才反應過來,原來車尾正在漏油,傳出的汽油味愈來愈濃,而我正正坐在車尾位置。

車外是一片自然景色,兩旁草地,前方是一條無盡的長路。看著太陽徐徐降下,當前方還在日落時,身後的天色已轉暗。對於城市人來說,能夠欣賞360度的全景黃昏是十分奢侈的。車上的四位司機,在車頭位置上了一柱香(老撾人多數信奉佛教,我猜想是保佑出入平安的意思),然後打開了車尾箱,試圖維修。在這段期間,公路旁的乘客都一同等待著。我跟剛才出手相助的女生坐在一起,除了答謝她以外,我們還當了朋友。原來她與我同齡,家住老撾,因為要到越南升讀大學,因此每個星期都會回家一次探望家人。由於老撾、越南、泰國的土語相近,因此她精通三地語言,加上英文能力不俗,跟她聊天會發現她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十分爽快,像個女漢子一樣。驚喜的是得悉她活躍於社交平台,玩的都是Facebook、Instagram,打破了我對老撾人落後的刻板印象。

33-min

意外見到360度的全景黃昏。

 

在暢談之際,天色已晚,車輛修理不了。負責人安排了一輛中型貨車接載我們,由於人數眾多,先讓老人家或小孩上車,把他們送達後車輛再折返,接送第二批乘客,來來回回的走了好幾趟,最後才到我們上車。到達一間賓館後,先在大堂吃過晚飯,便各組人入房休息,我們一共四人被安排到一間約100尺的房間小休,等待新的巴士接送我們到老撾首都的市區。

 

圖片: 同飛 

部落客: 同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