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日本最好吃的一碗飯 87歲煮飯仙人:真味只是淡

【旅遊籽:浪迹遊蹤】早上六時多,日本初秋的天氣清涼,我們坐上前往大阪堺市的電車,為的是拜訪享負盛名的87歲「煮飯仙人」村嶋孟。他與家人在堺市經營餐廳「銀飯屋下戶亭」逾半世紀,賣的不是花巧的菜式,而是一碗白飯——被日本人譽為最好吃的飯。2016年,他被中國商務部邀請到大陸交流一年,傳授煮飯技藝。

「仙人」長一臉白鬍子,想像他該是古肅正經,沒想到他穿着一身印花T恤,笑意盈盈。聽到我們從香港來,他高叫:「我來過香港已經五次了!」言談舉止,沒有一份像一個87歲的老人。聽說要上鏡,他非常重視,立即換了一件白色的麻布繩扣襯衣,一身白衣裳真有點像古人。

煮出大自然味道 每粒飯晶瑩剔透

他把我們領到工作室,未見他的爐灶「架生」,先見一排整齊的書本,從日本戰爭史、文學集,到國際關係、環保以及中國政治、哲學,書本涵蓋不同領域。他拿出一本名為《菜根譚》的書,向我們說道:「真味只是淡,樂在一碗中。」《菜根譚》是一本明朝著作,論修養與處世之道,結合儒學中庸、道家無為與佛家出世思想。書內提到「醲肥辛甘非真味,真味只是淡」,也成了村嶋孟的座右銘,就是煮飯要煮出大自然的味道,做人要保持平常心。那何謂「樂在一碗中」?他用手比劃像恒星般的圓圈,笑說:「煮一碗飯,就是把整個宇宙包含在裏面,全心全意,把所有心機放進去。如果每個人吃飯時會感恩,如果看待世事都有這個心境,還會有戰爭、紛亂這種事嗎?」
聽罷「仙人」一席話,仍是似懂非懂,卻吸引我們聽他細說經歷。「我在1930年出生,第二年就發生戰爭,一打就是14年。因此我小時候沒有好好上學,一直在軍事工場打工。即使戰時條件不好,日本人還是很重視米飯,我經常幫媽媽煮飯、負責生火,這樣的記憶很深刻。到了和平年代(60年代)開設這間餐廳,當時做現金生意的人多了,其他人的材料費只佔成本三成,但我的卻佔六成,因為好的食材很重要,生意就越做越好了。」
隨他走到廚房,五十多年歷史的磚灶就是煮出「銀飯」的關鍵。他認為好吃的飯要夠黏,有光澤和香氣,看他洗米、浸米、控制火候、保溫,每個程序都一絲不苟,足足煮了三小時,令人嘆為觀止。「銀飯」出爐,他把飯糰遞來,熱騰騰一口咬下去,果真比平常吃的黏,每粒飯都晶瑩剔透。

煮足54年日做15小時 唔使睇醫生

自1963年開店起,他已經煮了54年飯,每天煮60公斤的米飯,供應給500至600位客人;每天清晨四時起床,一天工作15小時。「我不覺得自己很努力,很費勁地做這件事,如果覺得被這件事困擾,會有雜念,這樣就會煮不好,所以心態要輕鬆、自發的去做。」在訪問中,他多次提及與太太的關係,「我這一生跟我老婆,從21歲到現在87歲,從沒有吵過架。假如煮飯時把不如意、不開心的心情加進去,飯是不會好吃的,所以要保持平常心。」他從煮飯中悟出做人的道理,「我經常說,一日就是一生。發生不開心的事我會在當天就忘掉,這樣人生才會更順利、更豁然、更開朗。」
對於煮飯仙人的名號,他淡然地揮揮手,「我對這稱號沒有任何感覺,世界上有各種各樣奇怪的人、天才的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只是很渺小的一個人。」談話至此,「仙人」的形象變得立體,塵世間的稱號也如浮雲,更重要的是一個職人認真謙虛的工作態度。「我一生在吃米這種健康食品,吃的是大自然的味道,多年來從不用看醫生。我希望把事業做好,放假時去滑雪、打高爾夫球、行山,還想帶家人去旅行,我想去新疆的樓蘭古城!」他拿起一本書,上面寫着「一生青春,一生感動」。「這就是說,如果一生保持容易感動的心靈,一生都可以活得青春。人一生只能活一次,就要盡量多做自己喜歡的事。」他摸摸白鬍子,笑瞇瞇地說。


村嶋孟認為好的飯講求黏性、光澤與香氣,「銀飯」比我們一般吃的飯黏得多。


一碗白飯,背後承載了職人五十多年來的技藝,值得細味。關東煮每件150日圓(約10港元)(左上)、烤三文魚500日圓(約35港元)(左下)、玉子燒200日圓(約14港元)(右上)、白飯150日圓(約10港元)。


他另一個座右銘「一生感動,一生青春」,意指一生要保持容易感動的心,才能活得青春。


村嶋孟的座右銘「真味只是淡」,出自明代著作《菜根譚》。

銀飯屋下戶亭
地址:大阪府堺市堺區新在家町西1-1-30
營業時間:周四至周一,早上9時到下午1時

Travel Memo
機票:乘國泰航空直航大阪,機票連稅及附加費約3,365港元
交通:從Klook網站預訂JR關西&北陸地區鐵路七日周遊券,價格為1,030港元
簽證:特區護照及BNO免簽,可停留90日
匯率:1日圓約兌0.069港元
鳴謝:國泰航空、HomeAway、KLOOK

記者:洪慧冰
攝影:鄧鴻欣
編輯:施明慧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1231/20259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