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坦桑尼亞睇非洲五霸

(文章來源:果籽)美國辛辛那提動物園(Cincinnati Zoo)為了拯救誤闖濠溝的男童而射殺一頭瀕危的大猩猩,人人批評殺猩兇手冷酷無情。其實想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不如去非洲大草原。非洲東部國家坦桑尼亞的塞倫蓋蒂國家公園(Serengeti National Park),是獅子、大象、水牛、豹和犀牛這「非洲五霸」(Big Five Game)的棲息地,我們困在車裏幾天,全為一睹牠們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奔走的英姿,還等候遷徙的過百萬頭黑尾牛羚過路,體會動物大晒的滋味。

體驗,由此出發

95049-15fa601p.jpg

作為萬物之靈,置身非洲草原,我才明白甚麼叫風水輪流轉。我從坦桑尼亞第三大城市阿魯沙(Arusha)出發,大半天才到塞倫蓋蒂國家公園,此後五日四夜的動物觀賞團都被困吉普車中,尿急起來不准走進草叢解決,要在無遮無掩的車路了斷。明明長頸鹿近在咫尺,隨時可來個親密selfie合照,但司機千叮萬囑不准落車。最無可奈何的是等過路,因為每逢遇上動物經過,司機都得離遠停車,先讓這班大帝浩蕩出巡。這方面長頸鹿和斑馬較仁慈,牠們最多十隻八隻,轉眼即逝。但草原住了超過100萬頭黑尾牛羚(wildebeest),即是俗稱的角馬,是東非草原上數量最多的大型野生動物。

我們跟十幾頭牛羚狹路相逢,當然客氣地讓路,誰知牠們越來越多,吉普車反而成為牠們的分流地標,我們四方八面漸漸圍了上萬頭黑壓壓的牛羚。可幸牛羚慢條斯理,走得極慢,我們才能趁牠們斷龍一刻揚長而去。黑尾牛羚有點似四不像:牛頭、馬面、羊鬚、羚羊紋,樣子又老又鈍,怎麼看也不算美麗,偏偏牠們的生命力極之頑強,在塞倫蓋蒂國家公園的數量由五十年代的10萬頭增加至現在的150萬頭,每年一次在坦桑利亞和肯雅之間來回遷徙,追逐嫩草和水源。每逢12月至5月,塞倫蓋蒂國家公園的南部雨水充足,黑尾牛羚在這兒逍遙自在。到6月及7月,旱季漸漸降臨,牠們要追逐塞倫蓋蒂國家公園北部的嫩草。直至8月及9月,牠們便要走到肯雅的獵物保護區馬賽馬拉(Masai Mara),尋找從印度洋東面的季候風和暴雨帶來的充足水源。

沒有鐵籠相隔,卻又如此安然無恙,這才算跟動物近距離接觸。

毋須斑馬線,人們也會乖乖等候過路。

恩戈羅戈羅火山口風光明媚,動物也愛來尋覓水源。

 

大象鬧貨車 花豹食檸檬

每年大遷徙季節,許多遊客來觀賞百萬牛羚大遷徙,但千里迢迢來到非洲,也不甘心只看這些外貌不太吸引的動物。塞倫蓋蒂國家公園的好處,是非洲五霸──獅子、大象、水牛、豹和犀牛的出現率都極高。謹記坦桑尼亞的動物大晒,這兒的動物對人毫不客氣,例如有頭巨型大象只顧低頭吃草,忽然機警抬頭再轉身就走,原來有輛大貨車緩緩駛來。據說大象做慣草原老大,看見比自己龐大的傢伙便十分不爽,等到大貨車開走,大象忽然向它凌厲咆哮,示意對方別再來踩場。

有一頭花豹小姐藏身樹頂,明知我們在下面守候多時,只為一睹其芳容,但牠只肯吊下自己的漂亮尾巴來慰藉大家。翌日我們又路經此地,樹上竟然多了另一頭花豹,原來是迷戀樹上女色的花豹先生,爬上樹上想一親香澤,可惜神女無心,只好跳上另一棵樹上等候。一眾遊客呆等一個多小時,卻無緣目睹兩頭花豹共結良緣。另一邊廂,兩頭獅子兄弟躺在草叢享受日光浴,獅子大哥慌死人家看不見他,大模大樣倚在車路旁邊,跟吉普車不過兩米距離。我們逐個把頭伸出車外跟牠合照,又得小心翼翼確保不會丟了相機,以免惹得優哉游哉的獅子生氣。獅子弟弟含蓄得多,躺在幾米以外的草叢,把臉腮托在麒麟臂內,不讓大家窺見全貌。

一個標準五日四夜的野生動物觀賞團,通常會踏遍不同地理佈局的區域,我們開車到恩戈羅戈羅自然保護區(Ngorongoro),這是一片遼闊的高原火山區,西接塞倫蓋蒂國家公園。我們從海拔2,000米的高原俯瞰,火山口宛如一個平底的沙律盤:盆底是一大片青葱草地和蔚藍湖泊,湖面遠處隱隱泛着粉紅色,原來是紅鶴(Flamingo)。盆壁十分陡峭,樹木茂盛,因而吸引各種動物來棲息。

羚羊連群結隊,團結防範虎視眈眈的掠食者。

人在草原反而被困車廂,羨慕自由自在的長頸鹿。

河馬看似平靜,但會攻擊入侵領土的異類。

 

黑犀牛脾氣臭 水牛都嚇走

非洲五霸中最稀有的是黑犀牛(Black rhinoceros),根據世界自然基金會的資料,全球只餘約5,000頭,分佈在非洲東部和南部,據說在恩戈羅戈羅有約15頭,已算是最易發現黑犀牛的地方了。於是遊客來到恩戈羅戈羅,都會誠心祈求自己有幸遇上這種瀕危動物。這時只見遠處忽然有條長長的吉普車車龍,原來真的有對黑犀牛母子在草地中間來回踱步,一眾遊客爭相把車子靠近。然而黑犀牛母子漫無目的,出巡方向反覆,忽然轉左、忽然轉右,害得二十多輛車子亂作一團。一直聽說犀牛脾氣剛烈,這回真是親身見證。野豬先生一家四口看見黑犀牛駕到,嚇得拔腿狂奔;有頭水牛不識好歹上前挑釁,黑犀牛媽媽目露兇光,水牛嚇得匆匆撤退。草原之上,大象最巨,獅子稱王,惟有脾氣暴躁的黑犀牛會引起雞飛狗走,氣勢最逼人。而我們這幫安坐吉普車的人類,就嬉皮笑臉觀看兩頭黑犀牛蝦蝦霸霸,只望牠們不要朝這邊衝來就好。

 

草原上的非洲五霸

非洲大象是草原上的龐然巨物,看見比牠巨型的動物便怒火中燒。

花豹明知大家在樹下等候,偏偏極之高竇愛理不理。

獅子一家三口在樹上午睡,比人更加優哉游哉。

黑犀牛行蹤飄忽兼喜怒無常,猶如草原的惡霸。

水牛是非洲傷人最多的動物之一,連獅子也不敢輕易招惹牠們。

 

玩命跨河 必遇鱷魚突襲

塞倫蓋蒂國家公園以一年一度的動物大遷徙最聞名於世,但這也是最展現弱肉強食的殘酷時刻。過百萬頭牛羚為尋找嫩草而連群北上,跨過約40公里的馬拉河(Mara River)往肯雅,但河裏的萬千鱷魚卻會對牠們突然施襲。草原內20萬頭斑馬、30萬頭羚羊也得追逐嫩草,但深知自己寡不敵眾,每次遷徙都會穿插在牛羚群中,以求分散鱷魚的視線。等到旱季完結,這些動物又要度過馬拉河,好運的才能逃過鱷魚的血盆大口,但往往損兵折將。

斑馬深知自己勢單力薄,因此混在牛羚之中,以求逃過鱷魚「魔口」。

 

Travel Memo

機票:肯雅航空來回香港及坦桑尼亞Kilimanjaro,未連稅票價約$7,000,在肯雅首都奈洛比(Nairobi)轉機。查詢:http://kenya-airways.com

季節:11月至3月旱季是最好的季節,一來牛羚、斑馬和羚羊大遷徙,其他動物亦要到湖泊尋覓食水,加上這時草剛長起來,容易發現草原上的動物。

當地旅行團:當地旅行社提供五至七日Safari Tour,行程包括文中提及的塞倫蓋蒂國家公園和恩戈羅戈羅自然保護區,亦會到訪湖泊及火山口等地,旅行社並會安排機場接送及全程交通和食宿。五天團團費每位1,400美元左右(港幣約$10,920),旅遊網站trip advisor可找到不少當地旅行社:https://tripadvisor.com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615/19653959 

撰文: 吳健玲 

圖片: 周俏男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