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的海龜 潛泳再培訓

(文章來源:果籽)馬爾代夫位處阿拉伯海和印度洋之間,珊瑚礁築成一千一百九十個小島,平均海拔得一點五米。水面以上一點五米,有豪華酒店,晚上漫天星星,當真非常浪漫。可想過水平線一點五米下,卻相當殘酷。世界上有三分之一海龜棲息此處,過去被濫殺成桌上餚;被魚網拖行斷腳;吃下塑膠品使浮力上升,不能下沉覓食,活活餓死;當中綠海龜已瀕臨絕種。我在海龜保育中心做義工照顧受傷海龜,拿着吸水管清潔龜居,看着斷肢海龜,為存活重新學游泳,雖載浮載沉,卻誓不低頭,養好身體,他日再回大海懷抱。

 

過去多次到訪有海龜的地方,不少酒店、志願團體等都會主動幫助海龜,如在沙灘上保護剛誕下的蛋,活動只隔岸觀火,係咁咦睇兩眼就返酒店房。今次不同,我在Marine Savers做環保義工(Eco-Volunteer),團體早於二○○一年來到馬爾代夫,在Four Seasons Kuda Huraa和Four Seasons Landaa Giraavaru兩間酒店設立海洋保護中心,內有經理、學徒和實習生,並長期招募環保義工。
做環保義工的工作範圍全與海洋有關,最重要是照顧住在陸地的海龜。為何海龜住在陸地?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漁民及海洋醫生送來受傷海龜,在我到達前數天,又有一隻沒了左前腿,原因是漁民拖魚網捕魚時,牠不知就裏在旁邊經過,被網邊綑綁,再強行拖拉,最終,沒了一腿。
海龜是洄游動物,喜歡在出生地和覓食地來來回回遊走,每年從馬爾代夫出發,到斯里蘭卡、印度,甚至海南島找食物,然後又打道回府,整個旅程來回數千公里,除了因生理需要交配外,大部份時間都是獨處。雖然在馬爾代夫境內,早就立例禁止拖網捕魚,但一離開國境,就易遇險。好命的,遇險後有漁民及時帶去看醫生,命苦的,因斷肢游不到水,最後不是餓死就被大魚吞噬。難道這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弱肉強食?

 

沒了腿 吃不完一隻龍蝦

做義工返朝九晚五,早上首要工作,清潔「龜居」。
今天,與我一起工作是馬爾代夫大學生Dave,主修海洋生物,派來當半年學徒,過兩天到期便返回首都馬累大學,我有幸與他碰面。另一位是來實習的荷蘭人Amanda,也是海洋生物系大學生;我是來自香港的義工,沒讀海洋生物,參加資格好簡單,識游泳兼有興趣照顧海洋生物便可。
一大朝早,我們仨先撈起留在池底的食物渣滓。在龜女Elsa的住所,我發現近乎完好的半隻龍蝦。「為何吃不完?多美味。」我一路撈一路自言自語。Dave覺得好正常:「若生活在大海,牠們不是天天有得吃。」那為何還要天天餵食開邊龍蝦?「他們正在養傷,需要大量蛋白質,吃得幾多就幾多。」看着小Elsa,五歲多,沒了一腿,海龜平均壽命過百,日後怎過?「她來了六個月,初時似有抑鬱。」當我撈渣滓時,其他龜都會游來逗我玩,一時輕撞棍邊,一時扒在我手,一時張大口扮咬我,只有Elsa,縮在角落,不知是水影反射或我幻想,總覺牠眼泛淚光。「現在練習用三隻腳游水,牠花了不少努力,初來時,根本動不了,一路游一路飲水。」海龜天生懂游水,因為人為,令牠要重新學游泳,都夠諷刺吧。

受傷的海龜,未必能下沉到池底覓食,要親自把食物放上池面慢慢餵。

清潔龜居好重要,牠們體弱,一污染就生病。

每天都記錄其生長情況,觀察傷口和測試牠們對光和聲的反應。

 

遊客經過 望兩眼就算

清洗龜居時,另一位來自英國的Susan正在做紀錄,量度身長、腿的靈活度和看海龜身體有沒有敏感之類。
撈起所有渣滓後開始刷洗池底。池水不是汪洋大海,流動較慢,日日要清潔。拿着一支長七呎多的棍,要用盡全身力方能刷淨池的四邊,之後,再用類似吸塵機物體吸走剛刷出的污垢,每隔三日需重新換水。
工作期間,見有酒店住客入來,望兩望,就走了。「是否人人都愛理不理,何不了解多點?」連續十幾個遊客都是如此,他們知否為何有海龜在此,這可不是水簇館!Dave反應不如我般大:「我們主要負責是照顧海龜,讓牠們再返回大海,的確難令所有人都對受傷海龜寄予同情心,遊客沒有錯,酒店能予我們做保養基地,已讓不同國籍人士知道海龜遇險情況,總好過一無所知。」馬爾代夫人樂天知命性格,活脫脫放在我這個執着的城市人面前。
保養中心有間冷氣開放的教育室,圖文並茂講述為何綠海龜(Green Sea Turtle)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的極度瀕危品種,還可上網看到昔日放回大海的海龜最近「游歷」路線,每隻都裝上追蹤晶片,雖不能保護牠們終生,也看到牠們在險惡世途下仍存活汪洋中,每天我都站在電腦前至少十五分鐘,好像要清楚知道他們移動情況,方才安心。

剛來休養的海龜,需要接受聽力檢查,看其反應和浮力。

海龜Covy的左肩被魚網拖行而拉到幾乎見骨,經醫生診斷,幸好不用斷肢,復癒期要九個月。

大學生Dave有志提高馬爾代夫人環保意識。

 

沒有海龜的世界 你我無魚食

在馬爾代夫常出現四種海龜:玳瑁龜(Hawksbill Sea Turtle)、綠海龜(Green Sea Turtle)、太平洋麗龜(Olive Ridley Sea Turtle)和紅海龜(Loggerhead)。近年,玳瑁龜數量逐步減少,因不少人捕獵用其殼做手工藝品,我就曾在太平洋島國見到遊客區全賣玳瑁皮包和擺設。海龜們受傷和死亡原因多是被魚網拉斷肢體、環境污染令海草減慢生長,還有因化學物流入大海而患上腫瘤。
不要以為世界沒了海龜,地球也沒兩樣,在海洋生態中,牠擔當重要角色。牠們吃小食外,也吃水草,若海龜絕種,水草隨處生長,久而久之會遮蓋水面,使陽光不能透進海底,加上其沉積物會產生細菌,海洋生物有機會染病,到時我們哪會有魚食?加上海龜的排便其實是海洋植物的天然肥料,能滋養海底,我們才有絢麗繽紛水世界。
世間萬物總有生存理由,你也看到海龜對我們多重要,總對是瑰寶,何不需要保護牠?

馬爾代夫有兩間四季酒店,各有一間海洋環保中心。

 

另一任務 種植珊瑚

上午,我們主力照顧海龜,下午多要出海。一是跟潛水船出大海,記錄魚和珊瑚情況,甚至清潔水底;又或者下潛酒店附近珊瑚礁,看看珊瑚種植情況。馬爾代夫人一向重視珊瑚生長,民居多用珊瑚砌成。只是過去多了遊客亂踏珊瑚而死亡。
幾年前,Marine Savers開始Reefscapers計劃,遊客可捐錢種一個珊瑚塔。海洋義工會下水觀察其生長情況,並要拍照,然後放上網,讓捐贈者得知自己的珊瑚生長情況。近年,馬爾代夫改善不少珊瑚白化情況,政府規定所有快艇都不能用含鉛量過高石油,更設立多個保護區不准潛水,只可浮潛在水面看。

觀察珊瑚要全程閉氣下水,下潛近八、九米看珊瑚,果真是個挑戰。

Eco-Volunteer

時間:二至十二星期不等,包住宿
條件:良好英語及懂游水
查詢:http://marinesavers.com(Marine Savers)

 

TRAVEL MEMO:馬爾代夫

簽證:持BNO及特區護照均免簽證。查詢:23762114(馬爾代夫領事館)

機票:乘國泰航空直航往返馬爾代夫首都馬累(Male),經濟客艙票價$6,400起,未連稅,逢星期三、四、六及日出發。查詢:31889889(隨意遊)

滙率:1港元約兌1.97馬爾地夫拉菲亞(MVR),美元廣泛通行。

鳴謝:Olympus提供水下攝影器材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50402/19098159 

撰文: 梁佩芬 

圖片: 梁志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