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都唔識 島上過百隻梅花鹿天生天養

(文章來源:果籽)5月中的台灣本應好熱,但馬祖這個位處台灣西北面,跟大陸只是一水之隔,由29個大大小小島嶼組成的秘境,氣溫就不過23、24度。這裏無甚麼出名,就連民宿老闆都欷歔咁話:「如果馬祖沒有藍眼淚,你們也不會來吧。」他口中的「藍眼淚」,每年5和6月都吸引不少遊客前來追看。那場滿海夜光藻的螢光海岸線畫面,就如電影《少年Pi》中所見的一樣夢幻。只不過追藍眼淚的難度媲美睇極光,水溫、海流與潮汐樣樣都要跟足老天爺定的規矩。某夜民宿老闆終於不忿氣聽我不停講藍眼淚,推薦我到鄰近小島「大坵島」睇梅花鹿,和探訪那島上唯一的住客,還說人人都尊稱他「島主」。我心中當堂就浮現出魯賓遜個樣,島主會不會是個唔剃鬚唔着上衫、滿身結實肌肉嘅野人?

體驗,由此出發

一小時便完成環島行

不知是否因為遊客過少,每年就只有5至10月,每天有一至兩班船,從馬祖兩大島嶼南竿和北竿出發開往大坵島,船程不過30分鐘。萬一當天風浪超過八級、報名人數未達10人,便不能成行。「見到梅花鹿不要興奮大叫,後面的人會甚麼也看不到啊!」駕船的大哥在後面大叫道。70年代的大坵島曾熱鬧一時,雖然不過是45戶人家,共280個島民。不過自從1990年最後一個漁民帶着家當和家人離島,大坵就從此變成無人之境。如今島上以過百隻野放的梅花鹿聞名,不過由於牠們皆為天生天養,杳無人煙的島上又不設購買飼料的小攤檔,所以牠們都保留了膽細細、見人就閃的天性。但見這些漂亮的動物三五成群地在七十多米高的沿崖峭壁上吃草,放眼是一片吃不完的翠綠草被,還有一望無際、捲着白浪蔚藍大海,我認為比去日本奈良餵鹿更有治瘉之效。島上無馬路,環島行一圈約一小時便完成,當然未計睇鹿影鹿,以及本人屢敗屢戰要走入鹿群中拍照的時間。沿途我跟同船的台灣人聊天,原來十個有九個都跟我一樣,因馬祖民宿老闆介紹而來,「我們都沒聽過『大坵島』呀,原來這些離島中還有這樣一個世外桃園!」一個台灣嬸嬸笑得眼也瞇成一線地說道。

 

島主現身曾從事建築行業

島上就只得一間民宿,民宿主人就是人人尊稱「島主」,島上唯一的居民胡進江。才五十多歲的他一點也不似魯賓遜,有剃鬚、穿了件超斯文的長袖有領T恤、無肌肉、臉曬得紅卜卜、稍肥。我問他為甚麼要來到無人島居住,他高興地說:「因為這裏風景美呀、空氣好呀!可以360度遠眺北竿島、獅嶼、亮島、高登島……而且晚上沒有光害,多漂亮。」島主原居於桃園,從事建築行業,年輕時曾於在馬祖當兵,老來竟懷念起馬祖的寧靜和舒適,「也許因為那時工作累了,不想一輩子重複做一樣的事。」於是在2008年,他重踏上小島,當時此處已無人居住、僅餘梅花鹿,這位大夢想家就開始對着島上的塌屋破瓦畫草圖。終於在2009年,島主不理家人反對,帶着建築圖雄心壯志地搬到島上居住。他向馬祖所屬的連江縣政府租下島上尚算完整的五棟古厝,有幸得到一眾開船大哥熱情的幫助,連一桌一椅和櫃都親手製,幾經翻修和整頓終於成為見得下人的民宿。縱然島主告訴我:「工程沒完過,現在仍要不斷修葺老房呀。」「大坵生態樂園」就在2011正式開幕,島主同年更成功向連江縣政府要求重新開通往返大坵島的船。他笑着指遊客來到不住也沒所謂,因為他放養了二百多隻雞,落柯打後即可以柴火烤,待客環島一周後便能享用。嫌雞太飽肚?還有他炮製的排骨湯,湯內有助清熱解毒的南國薊都是他從山上採摘。都嫌太飽的話,就不妨飲杯以野生草煲成的涼茶。至於他平日所需的茶米油鹽和日用品,就由眾老友記船家從南竿和北竿運到島上,「冬天沒船來大坵,我會等漁船經過接我過海購物,每次要買一個月的食糧。我也常會到海中撿螺吃呀!一個人生活,很簡單的。」

跟島主聊天,三小時眨眼便過。島主站在山上向我們揮別,我覺得這個男人堅離地,真浪漫。

交通:從香港去馬祖較轉折,可選從台北松山機場乘飛機前往(50分鐘),或乘飛機到福州(1小時45分鐘),再於黃岐轉船前往(30分鐘)。

大坵島是一個隱世的世外桃園,說它隱世,因為連台灣人也對它甚陌生。

在七十多米高的沿崖峭壁上吃草的梅花鹿。

大坵生態樂園是島主胡進江籌備一年,再花上兩年建成的心血結晶。

民宿由五棟尚算完整的古厝改建而成。

島主笑指遊客來到不住也沒所謂,因為他預備了多款菜式,雞是自家養的,即叫即烤,還有以從山上採來的藥材煮成的湯和涼茶。

排骨湯,150元台幣。

雖說花了兩年建成當下看到的民宿,不過島主說工程一直未完,老房仍需不斷修葺。

島主會割草餵鹿,有些餵熟了,索性養埋日見夜見。

島主胡進江本來從事建築行業,2009年投資了一兩千萬台幣,為無人之境大坵島注入生氣。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606/19642586 

撰文: 許政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