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力馬扎羅 山下故事多

(文章來源:果籽)提起坦桑尼亞就自不然會聯想到野生動物,但其實這片土地的瑰寶,又何止於此?步入地球最古老的大裂谷,我們可以追溯人類的起源,追尋數百萬年前的足迹;又可以登上七大洲最高峯之一的吉力馬扎羅山,揭開雲層後的神秘面紗。

體驗,由此出發

回家了

Olduvai Gorge位於Serengeti平原的東面,是一個長約48公里的大裂谷(Great Rift Valley)。對於不熱衷於地質的人來說,這裏不過是野草叢生的一個荒地,但當吉普車駛入裂谷之中,導遊卻回頭對我們說:「Welcome home!」不錯,這裏是我們的家,因為此處,就正是人類最早的發源地之一,是我們的起源。來到大裂谷上方的Makumbusho Ya Oldupai Gorge Site Museum,在走入博物館前,導賞員先領我們來到面向大裂谷的涼亭之下,替我們上一堂尋根的課。眼前的這一塊荒地,原來在億萬年前,曾經是一片湖泊,湖岸上持續累積着火山灰。隨着地殼變化,這裏的地貌亦隨之改變,而大裂谷上最顯眼的一顆帶漸變色的巨石,內裏就含有七層來自不同世紀的沉澱物,紀錄着大自然在這裏刻下的痕迹。不少考古研究均支持人類最早的出現就是在非洲,迄今出土的最古老人類化石遺骸,正是在埃塞俄比亞出土,推斷約生活在400萬年前的Ardi。而同是在非洲大陸上的Olduvai Gorge,則有我們祖先在360萬年前留下的足迹。

 

偉大旅程

祖先的足印落在離大裂谷約25公里的Laetoli,現在則小心保存在這個博物館內,簡陋的小磚屋實在看不出是一所博物館。經過考古學家仔細的分析,為這段數百萬年前的足迹重組案情,那時正值現已消失的Volcano Sadiman的爆發期,三位古人類帶着一隻有三指的馬匹及小馬向北而行,四周亦有犀牛、大象等大型動物出沒。而他們的腳印,就恰恰落在還沒凝固的火山灰之上,就是這樣我們才有幸一睹他們的足迹。人類的足迹由非洲而起,繼而踏入亞洲、美洲,來自日本的Yoshiharu Sekino博士,就花了2,990日(八年多),把這條古人類的旅程重新走一遍。博士選擇了從從前的終點——南美的Isla Navarino往Laetoli進發,為了感受古人遷移的體驗,他選擇了以單車去走畢全程。雖然在旅途中他曾短暫回到日本小休,但他的壯舉依然得到極大迴響,旅程除了被稱為「The Great Journey」外,博物館此處更為他設立了紀念碑,以及展示他所使用過的單車。在博物館內細看他的路線圖,實在不得不寫個服字!

 

大裂谷上零舍突出的一顆漸變色巨石,內含七層成份各異的沉澱物,全部均來自不同世紀!

46人的登山團加上導遊、挑夫及廚子,十分叠馬!

當挑夫是十分辛苦且有危險性的工作,但日薪數十美金的收入,對他們來說十分可觀。

在面向大裂谷的涼亭之下,是我們尋根的課室。

大裂谷出土的動物骸骨於博物館內亦有展示。

簡陋破落的小村屋,和我們印象中的博物館有很大落差。

 

Makumbusho Ya Oldupai Gorge Site Museum

地址:Olduvai Gorge, Arusha

 

雲中秘密

坦桑尼亞這片土地上,最出名的要數非洲最高峯吉力馬扎羅山(Mount Kilimanjaro)這塊瑰寶。吉力馬扎羅這名字,有着「被雲層所遮蓋之秘密」之意。原來遊走在吉力馬扎羅一帶,要一睹其頂峯絕不是易事,有些人即使花上兩周等待依然與它緣慳一面;幸運的我們卻在車途上,在迷離的雲層中窺見一角,短短數分鐘又再躲了起來。作為七大洲最高峯(Seven Summits)之一的吉力馬扎羅山,自然吸引不少登山者挑戰。登上它的路線共六條,其中風景最美的Machame亦是最崎嶇的一條,登頂最少要花上七至八天,其中有一些路段更需要手、腳並用的往上攀!相較於喜瑪拉雅山及安達斯山脈,吉力馬扎羅山的難度可能沒那麼高,但因山上只有數個固定的休息站,而且每站高度相差往往可以過千米,幾乎是沒有退路可言。登山者一般都會僱用導遊、挑夫及廚子,以1:3的比例一同登山。當天碰巧遇上近50人的登山團,再加上隨行的挑夫、廚子,埸面十分震撼!每一位挑夫都帶着三數個有半身高的裝備,再頭頂一個竹籮,眼見他們其實也不是特別壯碩,有些看上去還只是十來歲的小伙子,為保障他們同時確保不會在山脈上遺下垃圾,在登山之前挑夫都必須到驛站量重量,限定每人不得攜帶超過20公斤的貨物。

 

網店店主也是藝術家,繪製的畫作物料是香蕉纖維。

要準備登山了,先來一張大合照!

由於吉力馬扎羅山的咖啡豆供不應求,商人轉而到較低海拔的地區種植咖啡豆。

四周的小孩都被我們手中的糖果吸引過來了。

在店中等上網的都是遊客,沒網上的日子,看來沒多少城市人能受得了。

 

吉力馬扎羅山Machame路線八天登山團

每位$15,593起
查詢:http://www.gadventures.com

 

公路咖啡

坦桑尼亞其中一樣最著名的,就是當地的咖啡。其實並不是出自坦桑尼亞的就是好,當地的咖啡也分為北、南和西三個產區,最受歡迎的是酸味強並帶甘甜香氣的高海拔吉力馬扎羅咖啡。不過受追捧的它早就開始供不應求,當地人便開始轉為開發鄰近區域較低海拔的土地來種植咖啡豆。在前往觀看野外Safari的中轉站城市Arusha,公路旁隨隨便便的一塊田,原來就是咖啡田!下車細看,除了無遮無擋外,近看葉子更佈滿白色點點,都是過度使用農藥之故。據說更有一些產自北部的咖啡豆為抬高身價,故意把產地中的「北」字除去,以後別要看到坦桑尼亞製咖啡豆就雙眼發光!

 

當地人特別愛用頭頂貨物,彷彿雙手拿不了的,用頭便沒問題。

 

網絡絕緣

對於香港人來說,酒店WiFi幾乎來得比冷氣重要,然而我在坦桑尼亞,卻感受了與網絡世界隔絕的數天。在Ngorongoro及Serengeti保護區內的酒店,莫說是上網,就連電話也未必有訊號;而在城市Arusha,雖則酒店聲稱有WiFi提供,但穩定性極低,最終造就我踏入久違了的網吧!坦桑尼亞的網吧當然不如香港的豪華,其實更貼切的形容詞是一間有數部電腦的士多。店內除了充斥等上網的遊客外,還有不少當地人在百無聊賴閒坐過日辰,導遊告知這是當地就業率奇低之故。在景點之外,遊走在平民百姓之中,其實會與這城市走得更近!

 

看店的小姐,一對着鏡頭便模特兒上身。

 

Travel Memo:坦桑尼亞

簽證:持特區護照毋須簽證,持BNO須簽證。查詢:23118828(坦桑尼亞領事館)
機票:乘搭卡塔爾航空前往坦桑尼亞達累斯薩拉姆,來回每位約$9,152起(已連稅)。查詢:http://www.qatarairways.com
住宿:入住The Arusha Hotel,雙人房每晚$1,482起,連早餐。酒店大堂提供免費WiFi。查詢:http://www.thearushahotel.com
電壓:230V三圓腳或扁腳插座
匯率:1港元約兌209坦桑尼亞先令,當地只收美元。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30222/18172531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