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園雙城記下:薄扶林拜讀墓誌銘

(文章來源:果籽)每逢講起清明拜山,都會反射式想起《男人四十》中學生妹林嘉欣的獨白,「清靜的白骨在泥土裏伸個懶腰,哎唷,誰人擾我的清夢。」香港墳場固有的陰森荒涼印象即時消去大半。住在元朗的鄧家宙更利害,竟把墳場看作尋寶地,曾有數年每逢公餘時間均坐車個多小時到港島的墳場,逐一記錄墓誌銘。香港墳場除春秋二祭外多數淒清,不如外國般鳥語花香,可懷古兼打卡呃like,問他獨自前來會否害怕,他笑說:「嚟咗太多次,地下各位都認得我,冇乜好怕。中國人好似忌諱死亡,但秦皇陵、李白墓卻係旅遊熱點。」

體驗,由此出發

鄧家宙專責研究香港歷史,何以長年為墓誌銘奔波?皆因今人兩腳一伸,尚且能用手機訊息或社交網絡了解其生平事蹟,以前資訊尚未普及,墓誌銘往往是存世的唯一文獻。加上在香港落葬,證明此人在某個時空與香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讀墓誌銘偶然有得意發現,有次搵到荔園創辦人之一,石鐘山爵士嘅事蹟,原來佢希望為戰後痛苦嘅市民提供歡樂,所以興建荔園。又有次喺跑馬地讀到張思雲嘅墓誌銘,原來佢係孫中山嘅私人醫生,亦係家傳戶曉嘅中成藥『鷓鴣菜』嘅發明者。」這些趣聞軼事都是研究個人或家族史的珍貴資料,悄悄為本土歷史補白。

古今中外都有學者研究墓誌銘補充歷史,但香港則較少,鄧家宙自發在公餘時間做記錄,花數年時間寫成《香港華籍名人墓銘集(港島篇)》。

 

林護夫婦 國父長子親撰碑文

隨他到薄扶林道華人基督教墳場,這裏可說是名人集中地,包括作家許地山、演員石堅、教育家陳子褒及革命家謝纘泰等均長眠於此。放眼望去,墳場背山面海,風景甚佳,鄧卻笑言:「景色雖然靚,但風水麻麻,當年香港四大百貨(先施百貨、永安百貨、大新百貨及新新百貨)嘅創辦人同家族成員都埋喺呢度,但普遍家道中落。」風水命理,真的是信不信由你。

最早埋在這的教徒都是社會賢達,「當年未有普及教育,基督教教會資金多啲,可以資助教徒讀大學成為社會精英。慢慢教會聚集咗上流社會人士,對社會、經濟產生咗好大影響力。」由於生前有身份地位,離世後,時有文化名人為他們親撰墓誌銘,甚或請到國家元首題字,凸顯社會地位,實在威到死,「例如喺薄扶林,建築商人林護夫婦因為曾經係同盟會會員,有國民政府第三任主席林森題碑,加上孫中山長子、立法院院長孫科親撰墓誌銘。資深西醫杜應坤就有早年嘅汪精衛撰墓誌銘。中國紡織技術奠基人王啟宇就葬喺佛教墳場,有書法名家佘雪曼落筆。」當然,墓誌銘不是人人有,很多教徒死後都未有留下,「因為佢哋認為人生由上帝安排,平生功蹟不值一提,好多只留下姓名同生卒年。」

草草走了一圈,最深刻還是依在墓碑旁的白石雕像,大多是低頭若有所思的女孩或小天使,鄧解釋這亦是基督教墓地的特色,目的是讓掃墓者陷入哀悼的情感。雕像在歐洲流行,因當地人不會燒衣放供品,多放一束花然後垂首靜默,雕像可營造思念懷古的氣氛。對遊人如我來說,白石雕像隱隱散發靈氣,為墓地平添一分文藝,消去一分死亡氣息。

當年教會對社會及經濟有很大影響力,例如擔任教會要職的霍靜山牧師,元配張雅懷的三個女兒分別嫁給永安百貨家族的郭溢輝、先施百貨家族的馬應彪及馬永燦,姻親關係間接提高教會財力。

西方或宗教人士的墓碑多用紀念柱、十字架及船錨造型等,部份有白石雕像倚在碑旁邊。圖中斷裂的迴廊柱(後)寓意某位社會中流砥柱已經離世。

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之墓,位於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碑上只刻了「蔡孑民先生」,初時不多人知道是蔡元培墓。

興中會會長楊衢雲的無字石碑,位於跑馬地天主教墳場,石碑底座刻有號碼6348,據聞因怕清廷派人滋擾,所以不落一字。

著名作家許地山之墓,墓碑簡潔,周圍沒有多餘雕飾或佈置。

傳統上,華人會建造月形墓,後頭的墓屏可保護石碑免受水土衝擊。圖為位處香港仔的中華民國首任國務總理唐紹儀之墓。

 

民國元首親題碑文

建築商人林護夫婦曾為辛亥革命慷慨解囊,故得國民政府第三任主席題碑,還有孫中山長子、立法院院長孫科親自撰寫墓誌銘。

港商李葆葵夫婦葬於香港仔,獲民國總統黎元洪親題「蘐闈日永」四字,上面還印有中華民國國璽「榮典之璽」,凸顯身份地位。

 

李錦記集體拜山

李錦記集團有集體掃墓的傳統。據員工透露,每逢清明高層會要求所有職員共同拜祭創辦人李錦裳,把員工一車車帶到荃灣墓地,追憶前人創業的激情。過千位員工共同拜山,場面相當震撼。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404/19554066 

撰文: 臧諾 

圖片: 潘志恆  林栢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