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天使

(壹遊博客:珍妮)第一次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時,短留了一天,接待的當地人建議到「Cementerio de la Recoleta」墓園一遊。那年匆匆在墓園轉了一圈,未能深入認識當中的歷史及人物故事,對這片墓地最深的印象就只有在那兒閒蕩的貓兒、Eva Peron(全名:Duarte de Perón, Maria Eva)的墓碑及Liliana Crociati(及她的寵物狗)的銅像。

體驗,由此出發

是墓園,還是另類博物館?

有人會以為墓園陰森可怖,而且不祥,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在那兒長眠的都是一代名人或首富,有的為國出力,有的留下文化痕跡,有的留下象徵財富的建設,有的帶著動人故事,他們的墓園沉澱了百年歲月的光影,給後人憑弔之外,也無形中變了另類的博物館。

相隔五年,筆者重遊 Buenos Aires,選住正正在墓園旁邊的服務式公寓(serviced apartment),從露台可鳥瞰整個墓園,再花了大半天遊走於每一行陵墓,這次的發現是裡面的天使們。

IMG_4848

IMG_4608
從公寓露台看出去,可以清楚見到各個天使雕像的面孔及型態。
IMG_4843
當柔和的晨光照在某些天使上面,更能看得見雕像的細節(因筆者愛觀鳥,所以隨身帶有望遠鏡,能「近距離」仔細觀看!)。

有些天使雕像座落在地面或陵墓頂部不高處,遊人可以站在前面細看;有些則在窄巷之間的陵墓,反而走遠一點,透過相機或望遠鏡看會較容易見得到;有些是單獨一個;有些是幾個一組;大大小小的,各有型態,各有表情,栩栩如生,邊走邊看的感覺有如在法國羅浮宮裡的雕塑展區欣賞名家的作品。

其實,Cementerio de la Recoleta 自1822年屹立至今,當年由法籍工程師擔當規劃工作,與位於法國巴黎蒙馬特區的墓園 Cimetière de Montmartre(於1825年起用)有點相似,而園內的確有天使雕像出自法國名家,例如 José Camilo Paz(或稱 José Clemente Paz,曾出任外交官,並於1869年創立報館 La Prensa)陵墓的大型天使雕像便是法國著名雕塑家 Jules-Félix Coutan 之作,墓園內的另一個陵墓 Luis María Campos 及美國紐約中央車站入口頂的雕塑亦是他的作品。

IMG_4457 IMG_4461
José Camilo Paz陵墓的一對天使仰望天空,朝著一樣的方向望去,便會見到陵墓頂的天使。

 

落在凡間的天使

走在墓園,使人回想起1987年的電影《Wings of Desire(柏林蒼穹下)》,故事講述落在凡間的天使與人類一起生活。眼前的雕像跟遊人在同一個時空相遇,也算得上是與我們同樣活在人間吧!

也許,最令人感到存於我們的生活當中的天使非他莫屬:Francisco Gómez 家族陵墓的「男孩睡天使」。這雕像有如墓園裡的「明星」,除了在園內的告示板上貼有他的相片,又是一本介紹墓園的書籍《City of Angels》的封面照,亦是網上圖片庫最常見到的天使相片之一,同樣子的天使亦可在園內 Ventura Coll 的陵墓找到。

IMG_4482

其他的天使雕像資料實難盡錄,在此多分享幾張相片,讓大家感受一下天使們的動態好了:

IMG_4504 IMG_4433 IMG_4494 IMG_4464

 

故事的延續

陵墓之中亦帶著不少流傳世代又打動人心的故事,其中必定包括 Rufina Cambacérès 的一個:有說她19歲生日那天忽然暈倒,醫生斷定她已過世,第二天便下葬,然而,過了幾天,她竟被發現當時只是昏迷過去,結果她是被活埋致死。

IMG_4472

陵墓門外的全身雕像比真人還要高大,手握通進墓穴的門柄,門邊的設計帶有當時盛行的 Art Nouveau 特色,現今吸引不少遊人前來一看。

另一個令人動容的故事也許是 Father Fahy(Antonio Fahy)從愛爾蘭遠赴阿根廷傳教的一個,他更為其他從愛爾蘭移居到阿根廷的「同鄉」寫下新一頁的故事,亦從此成為歷史的一部份。

IMG_4558
Father Fahy陵墓外的天使拿著有他名字的牌,端正地坐立著。

 

人生總有別離時。離別過後,已矣的故事流傳下去,他們便開始以另一種方式存活在後人的心中。

後記:畢竟走過百年歷史,有點沉重。離開墓園後,在毗連教堂前的草地空間待了一會,透透氣。湊巧是入黑時份,不少當地人在放狗,看著狗兒與孩子們在追逐嬉戲,「回到現在」,享受活在當下的感覺。

IMG_7028

圖片: 珍妮 

部落客: 珍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