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滾動」方程式

(文章來源:義遊)我既不是偉大的物理學家,又沒有讀過劍橋大學,更不懂黑洞或相對論,但今天我卻親身體驗了「霍金的生活」-成為輪椅使用者,於石硤尾區「滾動」,嘗試尋找一條wheel power formula。

 

當天的路線圖

「滾動」之旅一開始 ,我的生理和心理便起了前所未有的變化,讓我以一個全新的角度去感受這片大地。首先,天空頓時離我有點遠,抬頭望人時也彷彿有種無形的上下之分。最切身的感受是路面的不平,因為輪椅所經過的每一凹每一凸,都從兩個輪子傳到我的身體,叫人有點不知所措,是除了玩過山車外不曾有過的感受。

 

我們由長沙灣麗閣村出發,平時往地鐵站只需10分鐘的路程,但坐上輪椅後,不但要盡量找沒有石壆的通道,還要特地兜個大圈,前往有傷殘人士使用標誌的地鐵站入口。原本簡單快捷的路線,變成迂迴曲折的迷宮,讓一向習慣急促步伐的我心急不已。

我的「滾動」方程式03

 

在地鐵站上落是一大挑戰

接著,我發覺在日常生活中最簡單,甚至微不足道的動作,如過馬路、地鐵月台轉車、推開或拉開玻璃門等,此際都變成與時間鬥快的比賽:首先過馬路必須全速前進,否則「滾」到中途便會看到綠燈已經在閃;地鐵轉車時亦要「開行turbo」,才能趕在「do do do do」的最後數秒入到車廂(有時雖然戰勝了時間,但卻會遇到輪子卡在月台和車廂罅隙的囧況);最難忘的是開門竟成為《頭文字D》的劇情,首先一手拉開玻璃門,退後,然後趁著門未關上前,看準時機連人帶車「攝」入空隙!

 

當我們終於來到石硤尾區時,就發現並不是所有店舖都能讓輪椅使用者出入自如。除了門口前的梯級令人卻步,店舖裡狹窄的通道也是對我「駕駛技術」的考驗:如何在僅能前進或後退的便利店通道上,轉身離開而不碰跌四周的貨物?

 

雖然事實上,石硤尾新邨已經新增了無障礙設施,如斜坡,但我對它們的實用性卻有所保留。因為不少斜坡的斜度和多個彎位的設計其實會令輪椅隨時變成失控的過山車,令人必須花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控制到。它們實實在在的「設」在這裡,但真的有「施」予生活上的方便給有需要人士嗎?

Version 2

 

拾起跌落的物件也隨時「反車」

上述我所說的都是輪椅使用者平時面對的實質障礙。但别忘了,障礙也可以是無形的。令我感受最深的是當我們在餐廳用膳時,大家要勞師動眾把餐桌和椅子搬開,我當埸感到尷尬不已,心想我是否真的很「阻頭阻勢」? 另外在我人有三急想去洗手間時,我發覺原來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我在洗手間門口前,我卻過不去。這是多麼悲哀的事實!而當我進退兩難時,後面傳來一把小朋友天真的聲音:「入唔到喎!」,當刻真的感到異常的難受。

 

經歷完半天「霍金的生活」後,我總結得來的wheel power formula是:

讓人「滾動自如」的生活環境+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包容+自愛的態度=真正無障礙共融的社會。當然這條「滾動」方程式是因人而異的,要在香港實踐也有一定的難度,但至少今天我們親力親為去接觸這個低一點的天空,讓輪子在每個參加者心中畫下兩道深刻的回憶。

 

後記:

常聽人說:「真係打跛腳唔使憂。」今天過後,再次咀嚼這句說話,心想:在香港,真的可以嗎?

 

圖:Shirley

文:Chow@微・義遊:Wheel we meet?

圖/文: 義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