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素食之都 柏林無肉真歡團

(文章來源:果籽)柏林有很多代名詞,鐵幕圍城、創意之都、彩虹城市,2015年又被美國飲食雜誌《Saveur》封為全球素食之都。這個稱號讓不少人摸不着頭腦,柏林最多令人想起香腸,和素食向來扯不上關係,卻料不到這個城市的自由和多元基因,成了素食主義的最佳催化劑,令一向善於創作多過下廚的城市,帶領世界走在飲食潮流的最前線。

體驗,由此出發

去年9月,柏林被美國飲食雜誌《Saveur》評為全球素食之都,評審認為柏林是首個讓素食主義和傳統肉食文化並駕齊驅的西方城市,網上更有人形容柏林是「德國這片無肉不歡的沙漠中一股素食清泉」。德國一向奉香腸和豬手為人間美食,但根據德國素食聯盟(VEBU)的調查,全國有十分一人奉行素食(Vegetarian),約百分之一的人堅持更嚴謹的全素(Vegan)。雖然官方沒有柏林素食者的統計數字,但從素食店的多寡可知一二,法蘭克福、慕尼黑、漢堡各地的素食店數量介乎在10至30之間,單是柏林便有超過130家素食店,而素食友善(Veg-friendly)的食肆多達250間,素食的風行程度由此可見。

Maja推介,素食版咖喱香腸(currywurst),無論肉質還是味道都不遜於原來版本。

Rootz的代表作Rootz Fries,輕輕炸過的番薯、蘿蔔,是歐洲流行的茶點小吃。

Kreuzberg有不少土耳其移民,而土耳其菜含有很強的素食元素,如橄欖、豆蓉、椒類等蔬果。

Veganz的環保意識非常之強,店內採用再造紙代替膠袋。

Veganz售賣的護膚和潔膚用品,全部不經動物測試,合乎人道原則。

德國人嗜腸如命,當然也有不少用豆類做的素腸作替代品。

部份紅酒和果汁,有可能在製作過程中用上魚肚過濾,不要以為是酒便一定是素。

Veganz有份推出全素食品,例如這款以米漿取代牛奶的朱古力,還加入米通增加口感。

 

為了女友 開發全球最大超市網絡

素食主義能順利在柏林遍地開花,Jan Bredack是其中一個重要推手。五年前,他在柏林開設首間素食超市Veganz,初時只是士多規模,如今發展至10間分店,遍佈德國、奧地利和捷克等地,為全球規模最大的素食超市,下一步將進軍英美。約了Jan訪問,才知這番事業竟然由愛情故事開始。他為一個女孩轉而茹素,很快便發現知易行難,全素食品在市場上少之有少,除了肉類,奶類製品如牛奶、芝士嚴格來算都屬葷食,部份食品製作過程亦涉及動物製品,例如部份紅酒和蘋果汁會用魚肚過濾沉澱物,均違反全素的原則。如是者,Jan便索性開設超市,出售從世界各地辛苦尋找所得,後來更推出自家產品,擴大素食品市場。

「全素主義(Veganism)不只是一種飲食習慣,也是一種生活方式。」他說Veganz的出現,並非游說別人轉投素食行列,而是希望提供更多選擇的自由。出奇的是,至今有一半客人並非素食者,他們大多出於好奇心或健康原因嘗試素食產品。其實Veganz不只照顧素食人士的需要,他們採購的食品都以天然、健康、輕加工為主,並在貨架上清晰加上「無麩質(gluten-free)、「無酵母(yeast-free)」、「無精製糖(no refined sugar)」等標籤,既滿足健康人士需求,又照顧到近年在歐美急劇增長的食物過敏症患者。

要認識柏林的素食風景,我參加了一個素食導賞團。一年前,Maja Olszewska創辦了Vegan Tours Berlin,帶人四出覓食。11歲那年,看了一部屠宰動物的紀錄片,她毅然開始茹素,如今在研究院修讀生物,對食物營養甚有研究,六年前轉為全素。我提出一直在心裏的疑問:「德國人好像比任何人都無肉不歡,為甚麼素食在柏林能夠蔚然成風?」她似乎早已料到這個問題,「其實在工業革命出現之前,歐洲人的三餐都是吃薯仔、蘿蔔等植物,肉類是這一二百年才進入我們的日常飲食。」她說祖母那一輩好不容易才吃到肉,所以她們視肉類為真正的食物。

一般素食店內,就算是一道簡單素菜,亦有素食或全素(Vegan)任君選擇。

牛奶以外,還有米奶、椰汁奶、還有多款口味的豆奶可選。

奇亞籽是歐洲大熱的養生食品,連同藍莓、牛油果等被視為超級食物。

 

無連鎖店小區 全本土街坊店

三小時的覓食團,我們穿插在小區Kreuzberg的大街小巷之間。Kreuzberg位於西柏林,滿街塗鴉,藝術文化氣息濃厚,近年更變成素食主義的舞台。素食店在區內如雨後春筍,短短五年增至八十多家,全因聚居的都是年輕一輩,而且來自不同國籍。這批人抗拒主流價值,反資本反財團,麥當勞進駐惹來示威抗議,連鎖店如Starbucks、H&M更是不敢落腳。由街坊小店當家作主,就連汽水也是本土品牌,全個柏林只有這區由倡議環保和反核的綠黨執政。大家本就關注生態,擁護動物權益,素食風起,和前者理念不謀而合,自然大受歡迎。Maja五年前已搬來這裏,見證不少素食同好者陸續加入,綠意盎然的社區中,素食並非一股風潮,而是一種生活態度。這裏早已實踐城市耕種,有社區項目回收廚餘,有組織收集其貌不揚的蔬果再重新包裝,素食惜食一脈相承。每次帶團,Maja都沒有一條路線可循,因為一般食肆都有素食供應,咖啡店亦有豆奶或杏奶選擇,非素食餐廳也有出色的素菜。她說不少人雖然支持素食,但礙於不想被框架局限,選擇稱自己為flexitarian。其實食素與食肉,也不是非黑即白的概念,素食之所以能在柏林發熱發亮,全賴Kreuzberg一向擁抱多元文化,尊重非主流價值,捍衞選擇自由的作風。

街市Market hall Nine已有百年歷史,最好星期五六前來,其餘日子較為冷清。

就連普通的雪糕店也有全素選擇,用豆奶取代牛奶。

Charlie咖啡店的老闆Andre亦是素食支持者,大力推介區內startup推出的全素能量食物,專為運動量大的人而設。

Jan說超市的業務高速擴展,現階段的任務就是要控制步伐,不能操之過急。

 

Vegan Tours Berlin

收費:不設收費,以小費形式打賞
網址:http://www.vegantoursberlin.com

蛋糕每天不同款式,但都是全素的,不用牛奶不加雞蛋。

咖啡店有豆奶或杏奶選擇是常識,這是公平貿易的京都抹茶Latte,也是素。

素食指南針

想尋找柏林的素食店,除了參加素食導賞團,可以善用網上資源。Happy Cow是全球素食者的openrice,每個城市都有食店清單,基本資料以外,還有食評和分數。Berlin Vegan Guide是手機版的全素指南,列有170間餐廳、咖啡店和小食店,會詳列店內食物種類,咖啡會用甚麼替代牛奶,可惜英文版較簡陋。
網址:http://www.happycow.net
手機程式:http://www.berlin-vegan.org/app/

 

Travel Memo

機票:香港沒有直航到柏林,可坐俄羅斯航空、卡塔爾航空、阿提哈德航空轉機到柏林,來回票價連稅$4,836起,查詢:http://www.zuji.com.hk
滙率:1歐元約兌8.43港元,文中價錢已折算成港元

鳴謝:ZUJI

原文: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302/19511904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302/19511904 

撰文: 陶思敏 

圖片: 梁志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