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紙媒沒落 自資出雙月刊 行山友唔怕燒銀紙

(文章來源:果籽)近年越來越多人行山,主流媒體積極介紹路線,與此同時,社交網站行山專頁如雨後春筍,討論群組湧現,資訊氾濫,出錯機會自然多。有80後行山愛好者認為,行山報道應更專業,他們不求快,只為求真,三年前開始默默耕耘,用公餘時間採訪影相拍短片,撰寫從山友角度出發的專題報道。他們不是網媒,而是一本「納米型」雙月刊,明知紙媒沒落,堅持深耕細作,小量印刷,無懼蝕錢,希望於行山界建立公信力。

體驗,由此出發

「財經記者要知道甚麼是GDP,娛樂記者要認得明星,我們只要求『山野記者』要有山野知識,專業服務山友。」看畢《風火山林》介紹,行山資歷尚淺的記者,有點怕被雜誌團隊捉錯處,幸好初次見面,幾位核心成員沒有半點牢騷,成員之一的華嘉昌(華生)不慍不火解釋:「主流傳媒報道行山意外,有時未必了解事發的正確位置,或引述途人的意見,資訊未必準確。」他們對山野報道特別執着,曾見過一些報道斷章取義,誇大行山風險,例如指出穿緊身褲行山容易骨折等謬誤,他們亦見過去年有報道混淆事發地點,華生憶述:「標題寫行山人士於大嶼山伯公坳墮20米山坡,明明伯公坳靠近馬路,沒山坡可墮,事後經讀者提供的圖片,以及山友討論,證實位置為南天門一帶,相距約兩公里。」

他們諒解記者對山野知識未必滾瓜爛熟,又或及時求證。現時很多行山愛好者成立專頁,資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富經驗的山友回應,華生說:「山友對資訊的要求亦越來越高。我們寫山野專題,會採訪、編輯、排版、校對,確保文章質素,建立公信力,我們當然也有錯,但報道的地方都是我們熟悉的,或向山友求證,減低出錯機會。」

酷愛登上高海拔山峯的梁遠逸,曾前往尼泊爾海拔4,130米高的安娜普娜基地營(Annapurna Base Camp)。

負責攝影及寫海外遊記的阿冼,曾往四川四姑娘二峰,大本營旁的冰川氣勢磅礡。

他們曾採訪民安隊其中一支特遣部隊──山嶺搜救中隊的拯救演習。

 

各司其職 入報館學做編輯

「風火山林」是華生和中學師弟梁遠逸(兩日)、何國彬(阿彬)等人,於2013年組成的行山隊,名稱是四種於山野所見的自然景象組成,象徵不同性格的山友都可享受郊遊樂趣。他們2014年7月出版首本雜誌,有最基本的行山露營地點推介資訊,更有山野專題,走訪山中士多、提醒山友行山中伏位、採訪民安隊拯救演習,統計衛奕信徑涼亭密度,是否過多及浪費公帑,還有海外行山遊記等,內容包羅萬有。有13位核心成員負責出版,每位成員有份參與各項流程,主力為《風火山林》寫專題,阿冼負責攝影及寫海外遊記,計劃行山路線的阿彬,創刊初期客串過一、兩篇文章。有成員於傳媒機構工作,辦雜誌好似駕輕就熟,現於財經雜誌任編輯的兩日竟說:「編輯同記者係兩回事,要重頭學習採訪技巧。」在大學修讀物流科目的華生,更因為想辦這本雜誌,於報館當半年財經編輯吸取經驗,但實戰發現複雜得多,「自己排版先明點解以前畀美術鬧,個版咁少位,乜都想塞晒落去。」

他們常於周末郊遊,圖中是成員坐在屯門青山的一塊大石。

他們熱愛環境,之前跟其他山友一起於大嶼山大東山執垃圾。

採訪當天是2月底,為了趕及出版3月號,《風火山林》成員郊遊之餘,不忘給予排版中的華生(右二)意見。

山中亭有個開揚觀景台,一般山友多數會沿着柏架山道繼續上斜,錯過了這個景點。

 

12頁印60本 連郵費$20

一開始是每月一期,但大家工作繁重,又要兼顧行山隊帶團,兩年前改為雙月刊形式出版。他們更與時並進,拍攝影片,為山友活動寫即時新聞,業餘團隊認真唔簡單。華生笑說,訪問仍有不少蝦碌趣事,「有次訪問數小時先臨時決定拍片,臨時臨急返成員屋企攞腳架,好多片out focus,拍拍吓相機過熱死機。」這些蝦碌事,於專業媒體偶有發生,只是靠執生補救。做紙媒燒錢是常識,一毫子人工都冇,瞓身卻無懼蝕錢,實屬奇葩。一本12頁的雜誌,連郵費$20,確實比任何一本吃喝玩樂俱全的雜誌昂貴,他們因應讀者訂閱數量印刷,每期約印60本,「雖然有些讀者會一次過訂兩、三年,我們都不知捱不捱到下去。」華生帶點戰戰兢兢地說。好文有好報,他們獲不少受訪者善待,成員感激團體組織熱心幫忙,包括民安隊、樂施會及雷利計劃等。展望將來,兩日希望能多撰寫環保及保育資訊,希望山友懂得如何愛護大自然。

《風火山林》於2014年開始出版,以啞粉紙印刷,共12頁。如訂閱,一期連郵費$20,六期則$110。

《風火山林》去年售賣快乾毛巾,令雜誌由虧蝕數百元變賺了千多元(右圖)。左圖是本月剛出版的最新一期雜誌。

facebook:風火山林月刊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0311/19954002 

撰文: 梁慧琳 

圖片: 黃子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