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九龍醬園

(文章來源:程尋香港)位於中環嘉咸街的九龍醬園,即開業於民國六年(1917年)的美珍醬園。戰時,日軍見到「美珍」寶號,想起屬於同盟國集團的「美國」,心中不悅,強逼美珍易名。那時美珍的曬場位處九龍,因以名之。
相片一
九龍醬園舖面

 

現在進入九龍醬園的舖面,在掌櫃之後,就見到一塊「九龍美珍醬園」的木招牌。勝利和平後,九龍醬園恢復以舊名繼續外銷,用新名維持香港業務。那為何不索性統一用「九龍」之名呢?昔時醬園界有所謂「五珍」,即除美珍以外,尚有同珍、品珍、冠珍和八珍。這「五珍」的外銷市場,大家早有界限,河水井水各不相犯,雖是同行但不是敵人,這是昔日中國人的營商之道。旅歐唐人,一滴豉油解鄉愁,見到美珍兩字才覺心安,才會放膽購之用之,若換上其它名稱,心靈依靠豈非全然頓失?

相片二_edited

九龍醬園招牌

 

下年九龍醬園就迎來百歲大壽。很多人對此寶號有兩大疑問,第一,為何這裏的豉油如此昂貴;第二,醬園只有門市一間,生意業務如何維持呢?

九龍醬園是一家很傳奇的老號,面對廉價科學豉油的挑戰,她不刻意在香港市場爭甚麼,植根香港之餘也守著歐洲市場,一心做好自己產品,別家醬園將曬豉油的地方改成起樓的地方,美珍守著大工場用來做天然生曬豉油,頭抽全部留在香港賣,部分質素稍次用作外銷的,都竟然靚過那些科學豉油,高檔唐人街餐館爭相購買。而事實上,他們的業務,香港只佔一成,外地市場佔九成。九龍醬園第三代東主黃國輝先生曾對我言:「堅持傳統天然生曬,好辛苦,係式微,但係係好嘢嚟,人哋六日起一枝豉油,我要一百日,我唔想食壞人!一樽靚豉油,真係唔得賺你幾多。」

IMG_9260

九龍醬園的元朗工場

 

 

相片三

各式醬料

 

真材實料的產品,確是「有麝自然香,唔使東風揚」,隨著近年大眾越趨關注醬油品質,一直堅持「真天然生曬」的九龍醬園產品,就受到高檔超市或是網店的追捧。「嗰位超級市場嘅『行街』親自嚟到,同我傾咗好耐,見佢咁誠懇,又願意接受我嘅條件,咁我就決定試一試啦!」克紹箕裘的黃國輝先生如是說。

又有幾多人知道,幾十年前,當九龍醬園將自己的產品放在連鎖超級市場售賣時,曾遭到奚落。當時醬園要支付「上架費」不在話下,曾經有一次,架上的其中一樽產品,招紙脫了下來,那超級市場竟然馬上致電九龍醬園,「你即刻嚟自己黐返好啲嘢」,氣得黃國輝先生令尊翁、黃洪老先生「講不出聲」,老大人從此頒下聖旨:不能再將自己的產品放在別處出售,直至知音上門拜訪。

相片四

舖面深處,有一些只有知音人才懂買的產品的價錢。

 

網店也有售九龍醬園的產品,不過我還是喜歡親身到店舖購物,只有親身購物,才可以認識店中其它的貨物,了解更多東西,例如我最初先到九龍醬園買生抽,然後和店員傾偈,認識了滴珠油,也隨著不同季節認識時令食品、如夏天上市的仁棯醬、冬天才有的增城蔗糖等等。

相片五_edited

盆鹽。是豉油缸邊之結晶,產量極少,每人限額購買。

 

滴珠油不是「豬油」,它少量出產,買者甚稀。它在眾豉油中最濃,如膏狀,使用時,用羹取出,慢慢如珠滴下,故稱滴珠油。有色無豉味,若炆肉無色,可加少許。亦可製作餅食,某馳名中式零食店生產之崩砂,亦是用滴珠油製作。

相片六

各種醃菜、醬料、涼果,顧客購買,多少隨意。

 

而每年大約冬至至翌年初春,九龍醬園的門口便會放出一大瓦缸,另以醒目紅紙楷書告示:「增城蔗糖上市」。此種蔗片糖出廠時整缸運送,來到舖頭時店家才分裝成一包包出售。它以增城的黑皮蔗製成,成品呈深啡色,質素以冬天最佳,所以很多老號也只在冬天賣這種蔗片糖,價錢比普通黃色的片糖貴幾倍。

相片七

溏心皮蛋,宜配紅薑食之。

 

廚房中的各種醬料,你以為它很平凡,但當仔細認識背後故事,除了能充實自己的知識,也會慶幸香港還有這些傳統的老號,百年來堅持止於至善。

撰文: 程尋香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