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電單車 - 大叻玩命篇

(壹遊博客:同飛)美奈去大叻的車程為4小時,出發時仍是晴空萬里,行車順利。但當遇到不容許電單車駛入的高速公路時,只能「抄小路」,繞過一些小村莊和農地才能上山。我們須駛入泥地,一個接一個的水窪使我們寸步難行──前面就是一個大水窪,我們預計水窪不會很深,但為了讓友人可自如地控制電單車,我下了車,跨過水窪,友人才慢慢控制電單車駛過水窪,濺起的泥水積在褲腳上,輪胎染了一層泥。天色轉差,遠處的烏雲囤積,內心有種不好的預兆。路面凹凸不平,佈滿小石,有些更是尖石,隨時有輪胎爆裂的可能──終於「炒車」了,原本掛在友人手上的黑曜石散落一地,雙腿有輕微擦傷和瘀痕。

 

抬頭看烏雲已是半邊天,前路似是沒盡頭的泥濘。我們決定折返,駛出泥地,改行山路。迂迴的山路反而較安全,最起碼路是平坦的。看着Google Map顯示的方向,我們正向烏雲那邊駛去!去大叻要經過數座山頭,但任我們多焦急要趕路也好,天始終要刮風下雨,而我們只能做的只有避雨,以及無了期的等待,沒什麼比此刻更無奈。愈來愈多人把電單車停泊路邊避雨,風刮得愈大,旁邊那小孩哭得愈厲害。

雨勢減弱,我們披上雨衣,當刻猶疑應否離開,因為無法預測雨勢,生怕若現在不走的話,天黑會更危險,甚至要在山上過夜……光想到這點,便立即開車出發。山路陡峭,感覺有隨時掉下山的危機,大片烏雲就在頭頂,天色轉暗,上到山頭時更出現閃電!我望着地圖上顯示與終點的距離,根本不敢催促前面的友人開快點,只在搜尋越南的求救電話,作最壞打算,有一刻以為自己再回不到香港。

292-min
烏雲蓋頂的險境

 

終於走過一座山頭,入到小鎮Lâm Đồng,雨勢愈來愈大,凹凸的路面滿佈水窪。我們距離大叻還有3分之1的路程,漆黑的路上只看到前方的車頭燈,各類巴士私家車電單車不停發出「呠」的噪響,大雨連同一堆盲頭飛蟻,橫衝衝的刮到臉上!我已沒有心力去躲避那堆昆蟲,因當時只是覺得很冷。沿路兩側有許多中產住宅,但沒有一間酒店或Hostel。於是我在物色一間認為安全和清潔的住屋,終於在一間外表光鮮的大屋旁停下來,屋外有輛紅色的私家車、兩對細小的鞋、燈火通明。

我們在門外敲門大嚷,全身發抖,很快地就有人應門了,是一位媳婦,她似乎不明白英文,我們便指手劃腳地向她解釋:雨很大/我們不能再乘電單車走下去/我們是香港人/沒有惡意/求讓我們入屋避雨。然後丈夫來了,一同拒絕我們,說不能,請我們走。當時我實在沒法說服自己離開:著涼發抖的身體、絕望的大雨、餘下的3分之1的路程……一想到這裡,我的眼睛幾乎發紅,傾盡誠意去解釋我們的苦況,臉皮厚得再三哀求她讓我們入屋,後來公婆都走過來了,見狀馬上把我們拉入屋。

地板上出現了我們的泥印,正當我們很不好意思地想抹走泥印時,婆婆捉着我,說了番越南話,示意我們先把身子抹乾。我們脫下濕漉漉的雨衣,黏在雨衣上的一堆飛蟻屍體散到地上,嘔心程度令人不敢回想。打開Backpack,選擇了一件比較乾的衣服替換,便衝向洗手間。打開了蓮蓬頭,身體不斷發抖,期待熱水之際──最後出來的竟是冷水!冷水!冷水!回到大廳,婆婆為我們預備了兩碗飯餸,叫我們吃多點。旁邊的媳婦抱着兩個害羞的小女兒,3歲的妹妹是個天然呆,叫「阿E」,5歲的姐姐較調皮叫「阿Lun」,我們邊逗小孩玩,邊跟媳婦和婆婆聊天,儘是言語不通的情況,我們用大量的肢體語言、動作、甚至翻譯器去表達自己,用最簡單直接的方式去理解對方,就這樣度過一個有「家」的晚上。

288-min
地道的家常飯

 

271-min
3歲的天然呆妹妹

 

翌日天晴。我睡醒後,婆婆走過來摸一摸我的額頭,生怕我會因昨晚淋雨生病。早餐已放在桌上,是法包配煉奶;兩個小妹妹走過來撒嬌,要抱要玩。終於要收拾東西了,我突然有種不捨的傷感,我們跟妹妹玩、聽婆婆說關於她的故事……這種溝通玩樂的方式,猶如一般家庭的生活軼事,普通卻溫暖。我們拿了婆婆兒子的Facebook(遺憾是至今仍未能跟他們聯絡上)。臨走前婆婆給我們一袋鮮瓜,怕我們路上會餓,我們心知沒機會把這袋瓜煮來吃,但感受到婆婆待我們如孫女般痛錫,我收起她的心意,擁著她哭了起來。他們一家站在門前送別,還有婆婆通紅的眼睛。我們相處的時間僅僅一晚,卻很深厚,這份交往是從心而建的。

我們繼續趕路,不敢回頭張望。

圖片: 同飛 

部落客: 同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