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遊泰國:由泰南至泰北

(文章來源:義遊)經過一個半月的泰國之旅,由泰南至泰北,再穿過馬來西亞,得到的有很多很多,而同時亦欠下了很多很多。得到的不但是旅遊的機會和義教的經驗,更是一份又一份沉甸甸的友誼; 欠下的卻是不少的人情。這趙旅程主要的是在合艾擔當英語老師, 要每天去不同的小學, 要因應學生程度作教材調整。

體驗,由此出發

“Kob Khun Cup” 謝謝!

在一般人眼中,泰國人可能只是一群東南亞國家皮膚黢黑的人而已。對我而言,他們卻是我目前遇到最美善的人。曾到訪美國參與實習,那時靠順風車代步已經覺得世界很美好。萬萬想不到,泰國的順風車連「豎起拇指」都不用,他們會主動上前主動協助,直接當上「柴可 夫」,把我安全送往目的地。 在泰國的住宿,我是住在當地機構給我安排的 host family。他們是一個軍人家庭,位於軍方的範圍,十分安全。爸爸是個軍人,同時熱愛大自然和運動;媽媽是個賢慧的老師,也是我的泰語老師;另外兩個兒子,一個是運動健將,一個是文靜書生。 我就是在這個美好家庭逗留了一個月,他們視我為家人般,對我無微不至,這份情是我這次旅程的最大得著,而且更是最不捨的。在道別時踏出門口的一剎,還欣喜沒有哭,可是一說再見,淚水就缺堤了。「我一定會再回家的」是我最後的話。

話說回來,這次是「義教之旅」,當然日常工作是教授英語。我亦預備了很多小遊戲以便教學, 令他們可以愉快學習, 確保他們每節課帶走一些知識。他們的反應非常熱烈,我慢慢也成了 「偶像實力派」老師。學生下課嚷著跟我玩遊戲和「selfie」, 令我費解的是為什麼他們懂 「selfie」,這個近年才有的單詞。而實力是每課他們都會學懂新東西,可能是教學融入了遊戲吧!

Picture11

“Good- morn-ing- teach-er-”

“How are you?”

“I- am- fine-! Thank-you-! And-you?”

幾乎每天亦會聽到以上充滿泰國腔,而且緩緩吐出每粒音的對答,已成了習慣及回憶。每星期我主要去四所不同的小學教英語,泰國學生的好學態度讓我震驚,他們勤於學習,可是用英語溝通始終是一大障礙,因為大部份泰國人都不懂說英語。

 

“Khao Jai Mai?” 明白嗎?

“Mic Khao Jai!”不明白!(泰語) …… 不是每間小學也會提供英語老師協助的,初時「雞同鴨講」偶有發生。要在短時間令學生英語進步至能互相溝通幾乎沒可能。為了令他們明白,我唯有勤於學習泰語。 Host family 爸爸除了是軍人外,亦善於打理農場及跑步。每天早上我亦會隨他跑步,雖然他不太會說英語,但指著不同生果,他徐徐說出各種生果的泰語,牢牢記住就好了。午後,在家跟媽媽聊天,是學泰語的好機會。抱著一天學十個單詞的心態,一星期已學了七十個了!最後就直接用初階泰語教書好了!一個月後,小至用泰語買東西,大至問路已難不到我了!

這六星期,經歷難忘和深刻。起初一句泰語也不懂,沒有想到自己的泰語可進步神速;起初沒有想到會交得好朋友,畢竟去一個月而已,最後得到的卻是一個家庭,我總是想念他們; 起初沒有期望什麼,離開的時候卻很是不捨呀!我得到的確是很多,十分感謝嶺南大學提供資助給我見識世界呢!而泰國南部的小孩,絕對需要我們幫助,擺脫希望脫貧但得不到持續教育的悲哀。 作為有能力又幸福的我們,做我們能夠做的已很足夠!

 

圖、文:Jeffrey Chui@嶺南大學學生義遊分享集2015

圖/文: 義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