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茶新味 宇治重生

(文章來源:果籽)碗中那碾茶濃稠得像油畫的顏料,傳來的茶香一點不清新,入口綿密帶麥芽苦澀味。這是由剛採摘的新芽以茶臼碾磨成茶粉,是製作抹茶的原材料,像咖啡的espresso一樣。在京都府南端的宇治,老茶屋依然在製作這種抹茶espresso,而且被國民視為最高級的綠茶珍品,因為在過去的八百多年裏,宇治的茶業經歷過高低起跌,曾為皇室的御茶貢品,亦見證過傳統茶道幾近被咖啡浪潮所淹沒,卻又能以甜品把傳統綠茶起死回生。進入新時代,現在連一八五四年創業的中村藤吉也將於五月中以老茶新味進軍香港。所以說,宇治是日本茶道文化中,不可不提的名字。

體驗,由此出發

下午三時,京都車站人來人往。手信店一律在賣綠茶產品如綠茶蛋糕、茶葉、茶包、茶啫喱等,人頭湧湧的。這邊廂,店員不停把綠茶啫喱杯上架,那邊廂,客人就不停把新添的綠茶啫喱取走,半點沒誇張,因為去過宇治的人都彷彿中了綠茶毒,又或是綠茶癡都會跑到宇治來。
旅客甚至在臨別前,也要拖着行李來到車站大堂二樓的綠茶甜品店「中村藤吉」,等上一小時,就是為嚐一口綠茶甜品作話別。更匪夷所思的是,這天替我等位的竟是甜品店的太子爺,即未來的社長,他說店裏沒有留座的規矩,所以即使是他,也要跟大隊等位。這還不是老字號的氣燄?

宇治本店的中庭模樣。

昔日剛採摘的生茶茶葉貯藏室。

 

得天獨厚也難敵新浪潮

宇治區出產的高品質碾茶佔全國產量六至七成,這裏得天獨厚,據說最初綠茶由中國傳入,因為宇治給河川山巒所包圍,故便在宇治種下第一株茶苗。最初,茶對日本人來說並非一種生活文化,而是當為藥療飲用,後來才知道綠茶的好處,於是便開始培植茶葉。
江戶時代,正是茶道文化最興盛的時期。當年將軍、皇室喜以茶會客,惠及不少茶農成為獨當一面的茶商,尤其是宇治區便有「三星園上林三入」、「中村藤吉」、「福壽園」等上幾百年的老字號。雖然日本還有其他茶園地區,可是只有宇治的茶才甘香怡人,能成為皇室貢品,因為宇治的茶農一早便知道太陽對茶的香甜度大有影響,於是便在茶園上架起竹棚和鋪上米穀把陽光擋去,當地的一些茶田也蓋上黑網罩着茶樹。可是到了明治時期,有了洋人機械,又多了咖啡的選擇,茶道漸漸被遺忘,守得下來的茶商老字號不多於五間。
茶農開始重量不重質,就以箱根的茶園為例,茶農不但任太陽直曬茶樹,還以機械採茶,生產次級茶葉製成茶包作為廉價的日常用品發賣。相反只有宇治的茶農仍堅持全人手採茶及揉茶,茶葉才不會變啡,能保持嫩綠,保存茶香。加上只有五月天才是採茶季節,一年一造,急不來,也貪不來,這也局限了茶園的發展規模,致令這裏的茶更顯矜貴。艱難的時代來臨,茶商要如何自處?

茶道老師用有一百四十年歷史的茶臼,來碾磨新芽。

碾磨茶葉要不徐不疾,因為快磨的高溫會令茶粉變質變苦。

中村家所有繼承人當上社長後會改名為中村藤吉,現已是第六代。

 

傳統不是用來死守

我以為老字號的茶商都是死硬派,又怎會想到一間要太子爺去等位,只有社長才可出鏡的中村藤吉竟然會是綠茶甜品的開山鼻祖,把當年沒落中的茶業起死回春,連當今最受日本人熱捧的綠茶啫喱都是他們獨創。
中村藤吉以茶農起家,至今第六代,由茶農變為茶商,自設茶廠,對茶的品種、屬性、味道,瞭如指掌,將茶葉分級,最貴的碾茶可賣一萬日圓,才只得三十克!
平時一臉嚴肅的社長中村先生酒過三巡笑說︰「十七年前,我還是個賣茶的銷售員,眼見年輕人都不愛喝茶,甚麼都想一試,於是便拿乳脂混合綠茶粉做軟雪糕,當時沒有雪糕機,便拿起茶掃打起來。一個茶掃最多做到十杯軟雪糕,都不知用壞了多少個掃。」當年一個茶掃值幾錢?盛惠二千五百日圓,創新之路,價值不菲。這杯綠茶軟雪糕加上紅豆和白玉丸子,就是宇治金時的誕生。
為着來港發展,難到他們的已經不是雪糕機或茶掃的問題,而是製雪糕的乳脂,中村先生說︰「植物乳脂製的雪糕吃了讓人口喝,但要在香港找到如北海道新鮮的牛乳,已經令人很頭痛。」

宇治本店是明治時期茶商的代表性建築。

中村藤吉向來不設訂座,即使要等上半小時,依然經常滿座。

平等院內有供奉茶道著名人物的紀念碑。

 

茶家宅裏練耐性

中村藤吉位於平等院附近的分店,是江戶時期宇治名旅館舊建築,遊客貪其臨川而立,河堤岸上的老房子散發着幽幽的懷古風情,說到底,日本茶文化都帶着一種禪意,茶道中最尊崇的亦是珍惜此時此刻。人與景同樣重要。
要是真心想學茶道,就要到本店去,那不僅是宇治市的重要文化資產,更是明治時期茶商的代表性建築,中村先生小時候便在大宅花園內的茶室與外婆度過了多個美好慵懶的下午。
後花園裏還有個叫做「水銀骨」的流水石台,昔日每個茶商家中都會有的,當水滴入水銀骨時,會發出深邃的水滴聲,安寧心神。小小的茶屋,裏面沒甚佈置,只有一個小火爐,一幅掛畫,最多可容三個成人舒服坐下。
他拿出有一百四十年歷史,用宇治石做的茶臼來磨研茶葉。茶道老師不徐不疾地攪動着磨盤,因為快磨的高溫會令茶粉變質變苦。老師燒水,再拿出紅色手帕慢慢摺叠幾遍才抹淨茶具器皿,是個淨化的儀式,最後是沏茶,每個動作都優雅不凡,讓人看得入神,但我這等凡夫俗子,雙腳不爭氣,跪坐廿分鐘後開始發麻,也沒耐性,只怪茶道並非我杯茶,還是那口清爽不膩的綠茶啫喱方是最愛。
中村先生看着我一副貪吃的樣子,有感而發說︰「茶道是日本的傳統,亦是文化。我們要了解傳統,就先要知道背景、知道要表揚的是甚麼。要將傳統變成一種文化時,就要讓每一代人都愛上這種傳統,若只死守傳統,跨不了幾代便會失傳,所以必須要創新,讓下一代也會愛上它,來延續傳統。」

本店建築原是中村家的居所,仍保留了昔日茶商家中都有的待客小茶室。

綠茶啫喱配紅豆白玉丸子,$48

抹茶與焙茶軟雪糕帶有兩種不同的茶味,配上紅豆與白玉丸子,是最受歡迎的甜品,$27。

中村藤吉
網址︰http://www.tokichi.jp

 

TRAVEL MEMO

簽證:持BNO及特區護照均免簽證。查詢:25221184(日本領事館)
機票:乘國泰航空香港至大阪來回票價由$4,310起(未連稅)。查詢:http://www.cathaypacific.com
滙率:由100日圓約兌$6.4(文中價錢已折換成港元)
鳴謝:Hyatt Regency Kyoto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50413/19107915 

撰文: 林慧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