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莽蒼原上的藏族人 逍遙自在

(壹遊博客:李俊傑)藏族天葬將「老人」一塊塊肉割下,寄托老鷹或烏鴉將「老人」的肉和靈魂帶到天上境界,這是「人死後」的「未來」。香格里拉人相信肉可以「遺愛世間」,餽贈回大自然,靈魂則進人另一國的門,逍遙自在,何等豁達!

體驗,由此出發

天葬的「國門」

再看豪邁的藏族牧民,在松贊林寺冷杉草原大地上支起帳篷禦風擋雪,搭起曬糧的青稞架,生牛糞火,手轉經筒,構成一幅和平的圖畫。便在如此美好的聖域,我目睹一次震撼的天葬。那是生長一大片粉紅色,藏語稱「竪車花」的草坡丘陵上,一羣藏族送悼亡人。但奇怪他們臉上沒半點憂傷,喇嘛喃喃頌經,唱悼亡歌,一名藏漢,自稱「天葬師」磨刀霍霍,未幾從黃布裏抽出一個赤條條男屍,然後一刀刀的割……最後連男屍的首級都割下,看得我牙關抖震。據説這亡人是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所以他們才舉行如此隆重的天葬。藏族天葬將「老人」一塊塊肉割下,寄托老鷹或烏鴉將「老人」的肉和靈魂帶到天上境界,這是「人死後」的「未來」。香格里拉人相信肉可以「遺愛世間」,餽贈回大自然,靈魂則進人另一國的門,逍遙自在,何等豁達!

01_天葬師正從黃包裹抽出一具男屍

天葬師正從黃包裹抽出一具男屍

激動心弦的圖畫

香格里拉的美麗讓我想起幾幅圖畫,那是乘夜行的貨車,穿越滇藏公路的一幕,躺在貨車的後斗,峽谷的夜色便像夜光珠閃爍,感覺車在爬坡,忽然身旁的藏族漢子大嚷:「野鹿在公路上奔行呀!」,我趕緊睜眼,可是野鹿已跑了。這時,已身處四千米高的紅拉山山坡,下臨瀾滄江橫斷山脈,車子在沿崖邊崎嶇前行,路況險峻,山風、山濤呼嘯而來,讓人有寒懔之感,面前的氣氛神秘莫測。

然後晨曦漸近,不久雲南第一峰──梅里雪山赫在我眼前。它的主峰───卡瓦格博峰,雲繞峰尖,高聳挺拔,這是藏人心中的神山,自有一股神秘和不易征服的威嚴。再看那兩日兩夜趕路沒睡覺的藏族司機,忽然精神抖擻站在風馬旗旁,向聖山虔誠膜拜。我被眼前情景觸動,神山的美麗再也不能離開我的心弦。

  02_沿金沙江與瀾滄江交錯的橫斷山脈───滇藏公路險行,我在貨車上俯瞰壯麗的山谷
沿金沙江與瀾滄江並行的橫斷山脈───滇藏公路險行,我在貨車上俯瞰壯麗的山谷。

 

接着我來到小中甸,草原上茛菪花、黑頭羊、牦牛、小豬、白頭鳥在結伴搖手,熱水塘有一股熱泉湧出,盤彩色毛線髮辮、穿花條「幫典」(即彩織搭裙)的藏女在天浴,而且還邊洗浴邊與我聊天。純樸、不矯揉、天真爛漫的民風,隨草甸上淨化的空氣散播。「香格里拉」一詞源於藏經中的香巴拉王國,意思為「淨王」的最高境界,現代詞是世外桃源,我此刻亦心靈淨化、一塵不染。

另一幕讓我拍手稱快、快樂跳起,又讓我靦腆,那是我在廸慶高原過的端陽節。五鳳山上,一個個藏族騎手策馬如風,藏漢是格薩爾王子孫,神勇在馬背上下翻飛的英雄,身一彎,手已撿起一條條舖滿地的哈達,他們的騎術精湛純熟到在馬左右邊擒拿、倒裁打轉。他們既要騎得快,亦要拿得多彩巾,才能在這次騎術比賽中脫穎而出。但我正神往之際,忽然看見有一位藏族健兒失手墜馬,我猛抓快門,竟被我拍下那百中無一的出事。事後我還頓足興奮不已,我竟將自己快樂建築在別人的意外上。但偶爾我又在想這是否香格里拉智慧聖人特意安排的一場戲,教我歡喜一場?那邊廂,藏民是圍攏看詼諧的藏戲 嗎 ? 他們看得也是樂不可支。

「香格里拉」讓世人快樂,是美麗的聖域,但它快樂是需要世人保持適度來維持,否則便漸漸迷失於世人的狂戀中。當地球上一個個與世隔絕的地方被開發,也代表愈來愈少「香格里拉」可出現在世人的跟前。香格里拉本來就是不同宗教適度共處的樂土,但世界愈來愈多的紛爭又怎可令人找到片刻安寧?唯有我們仍心誠馴服於大自然的互動平衡,「香格里拉」才能打開神秘之門讓你進入。

香格里拉讓我們人類還可以有一個樂觀的相信,它總會在我們的追尋夢想中出現,但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墜馬

一位藏族健兒失手墜馬,我猛抓快門,竟被我拍下那百中無一的出事。
03_藏人在青蔥大草原上天浴
藏人在青蒽大草原上天浴

圖/文: 李俊傑(《彩蝶雲南》作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