辭職後,我去了尼泊爾當地盤工人

(文章來源:義遊)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遭受了近80年來最嚴重的地震,震級達7.8級;其後發生了超過100次餘震,其中在5月12日當天,發生了一次7.3級餘震,導致7600多人喪生,樓房崩塌,滿目瘡痍。

 

當天收到這駭人的消息後,心在顫動,非常擔心早在4月初在Pokhara孤兒院(「義遊」辦的「愛與光行動」工作營)認識的小朋友們、院長Amrit和Tulasi,還有我的工作營營長Pink Lee。可幸,大家都平安沒事!災後,我有支持Pink成立的”Light on Nepal”籌款救災行動,謝謝親朋好友的善心捐助。

事件到今天,已經相隔差不多5個月,在報章上早已不見了報道尼國狀況的影踪。可是,災後的重建救濟工作事實上仍是非常嚴峻,人們還是每天受着苦,客觀環境上的、身體上的、心靈上的……

拒絕了去日本玩樂,卻不失快樂

沒錯,尼國是全球快樂指數名列前茅的國家之一;的確,他們真的常常掛着讓人暖上心頭的微笑,可是,他們只是情商很高地面對着無奈的現實,他們仍需要大家的關顧。大概6月時,我辭職了,媽媽說她請我去日本旅行,那時我當然瞳孔放大,東蹦西跳;可就在我上網找機票時,恰巧看到這個去尼國建臨時房屋的國際工作營,我心想︰與其花7、8千用在娛樂自己的份上,倒不如花得其所。

出發之前的憂慮與恐懼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國際義工工作營,出發之前,的確是有不少憂慮︰擔心出發之前一個人都不認識,又不太清楚工作的具體安排;加上這次是建房子,我雖然一直有做運動,可是我會不會拖累大隊呢?此外,恐懼着有很多我最怕的奇異生物,加上8月份是尼國的雨季,天氣甚是惡劣,蚊患嚴重……一直到我出發的那天,我跟家人說︰「沒甚麼好擔心的,我都長這麼大。」可我說話這句後,心,還是忐忑着……

見識古法打樁

終於,到了尼國,跟國際義工一起在那邊的義工機構Volunteer Initiative Nepal(VIN)聚集聽講,然後出發去一個受災嚴重的鄉郊地方──Jitpur。我組義工一行十七人,有義大利人、法國人、瑞士人、日本人,當然還有香港人,寄宿在同一個本地家庭裏。每天早上,我們都像地盤工人般,等「工頭」來「派工」。每天我們要去的地方都可能會不一樣,工作的伙伴也是(與其他組別的義工搭檔),通常都是2至3位義工,加上2-3位本地少女義工,一起跟從1位本地技工去工地工作。

我見識了甚麼是「古法打樁」的蓋房方法,就是用鐵棒往泥土鎚,一直鎚一直鎚,一邊把裏面的泥塊石頭挪出來,再放置長長的木頭或竹子,用釘子固定,至於屋頂和四旁,則用鋁板覆蓋,一間簡單的臨時房就造好了。(我的肌肉現在都變得好紮實呢,嘻嘻!) 可是,很多時候,因為資源短缺,我們必須從瓦礫堆,甚或危房上「取材」;然而,有時就算用盡手頭上的材料,一間房子都有可能缺了幾塊,空了一邊。由此可見,即便在災後有不少人都捐助了,可是他們的情況並未馬上就好,加上尼國政府貪污嚴重,真的不知多少資金或資源真的能送到災民手裏。

digginghouse2

言語不通,卻心靈緊扣

縱然處境不變,尼國災民依然是笑臉盈盈。VIN工作人員和寄宿家庭善待我們不在話下,我這樣說絕對沒有誇大︰在尼泊爾,無論我走到哪裏,人們都是那麼友善,臉色都是那麼愉悅。比如說,我們到山上的家庭做事時,主人都會殷切地送上black tea,甚至是一頓簡單的午飯;在工地上的本地義工女生,她們的英文程度不高,有些甚至一點都不會說,可是她們都非常努力的跟我們溝通,盡量關顧我們的需要;當然,我們都努力跟他們學習尼泊爾語,他們教我們的時候都表現得很雀躍,我想……這也是做義工的其中一個意義。

我不是覺得我去幫災民起房子很偉大

坦白說,本地技工有時候反而叫我們休息,怕我們累,可是我們寧願多工作。對於女生來說,可能只能做打樁、挖泥、搬運的份兒,而不能騰雲駕霧爬上搖搖欲墜的屋頂架子工作,可是我覺得一項工程,大至工程師,小至遞工具的,沒有了任何一個人都不會順利完成。我不是覺得我去幫災民起房子很偉大,其實我們不但是在硬件上幫助他們,心靈上的尤其重要。正因為在國際報章上都已經淡忘了尼國災情,我們更加需要給予他們關心,不要讓他們覺得自己是被遺忘的一群,他們絕對不是無援地支撐着。真的,我覺得每次國際義工跟本地人一起工作的時候,大家露出的笑容是無比的真摰,友誼真的不可思議地一剎那就建立了。

vin

 

不要老是覺得「做義工」是去幫助別人,其實得益最大的是自己!克服障礙,是成長;交換快樂,是友誼。也許有很多人都覺得自己沒能力做到,體力不行,或者說沒得洗澡,害怕奇異生物……可是原來這一切都會因着你的一顆愛心、一團熱情不滅的火焰而克服。我也是極度害怕昆蟲的,首兩天也許會有點後悔,為甚麼「花錢買難受」,可是因着人與人之間的愛,與大蜘蛛一起上廁所又有甚麼可怕,搞得泥濘滿身又有甚麼關係。逆地而處,當地人都是這樣過日,為甚麼我們就不行呢?只要你有一顆愛心,沒有甚麼是障礙。德蘭修女曾經講過︰

「Not all of us can do great things. But we can 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共勉之。

圖、文:Elizabeth Mok@尼泊爾災後重建工作營(08/2015)

圖/文: 義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