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女唔可以鬥木?女職人煉出高級漆器

【旅遊籽:浪迹遊蹤】「傳統上覺得要用刀的行業,都應該由男人負責,女人甚至不應該進入哪些地方,以往基本上沒有女性能做這職業。」田中瑛子是愛知縣人,生得靚女,卻不愛女生玩意,自小就愛上鬥木。一畢業,就決定來到石川縣,學做山中漆器。以前學藝都是師徒制,女生好難入行,這裏20年前成立了全日本唯一的漆器學校,情況才有改善。

「但要真正成為職人,作為能維持生計的職業,還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就算有女性開始做,有很多後來也是放棄了。如果說真正能獨當一面,以這行業作職業的,我想我也是第二、第三個而已。」被譽為日本四大漆器之一,「山中漆器」卻常被拿來與同縣的「輪島塗」比較。輪島塗上漆技術在日本首屈一指,但山中漆器是少數着重木工技巧,即使完成後還可見到木的紋理,這亦是瑛子選擇來這裏的原因。
漆器職人通常分兩種,一是從廠商引進已有雛型的量產木模,再加修整、上漆成形。另一種就是花很多時間做一件作品,主要用以陳列、或高價販售。她主要做的都是後者,做碗、碟等漆的食具。做一件好的漆器,選擇木材相當重要,她通常會選橡木,木紋漂亮,偏白色的亦較易上色。買回來後,不能一下子切到想要的形狀,因為木材裏面有水份,容易變形。要慢慢風乾、逐次逐次鋸,為了做得精準,連刀具都是自己做。「想做出很纖細的木紋,要配合坐着時候的高度、角度等等,再去練習才可以做到。即使你去專門店買的刀,不是說不能用,但做出來的東西不會好,也做不到很微細的調整。因為山中漆器很重視木紋,所以刀具是非常重要。如果連木紋底也做得不好,上漆也不會做得好。兩件事都做得好,才能組成一件優質的作品。」她坦言自己用了幾年時間,才做到真正滿意的刀。

作品細膩柔和 具女性美感

器具做好後就到上漆,在樹脂裏面加上顏料,主要是紅與黑色,混在一起後就可用。「基本上你只得一次機會,做錯了就不能補救。因此同時間要將紅色及黑色一起上色相當難,要把漆器做得光滑,可能要上幾十次漆,最後才能做得到。」完成一件作品最快都要兩個月,最長的甚至超過3年。
作為行內少有的女性,每當她有的作品推出,就格外受注目。「男生通常做出來的作品比較直線思維,傳統上怎麼做,他們就怎麼做。例如弄很誇張的木紋,要給人很有力量的感覺。我做的作品即比較細膩,形狀方面也會比較柔和。男生根本不會想到,或做到這樣的東西。」就看她做的清酒壺,頂部用手工雕琢的波浪紋的曲線,很有女性的美感,相比起男性作家着重呈現的力量感不同。她回憶起,其實一路走來也不易。「當初於研究所畢業後,我也是跟了一位男師傅學習。當時也真的感受到有歧視的眼光,甚至連師傅也會認為,『你真的行嗎?』」但她一次也沒想過放棄,反而想更努力去超越他們。「想憑自己的技術去證明給他們看,能力與性別無關,而最後也成功了。」


木材裏面有水份,不能一下子切到想要的形狀,要待其慢慢風乾,否則容易變形。


上漆只得一次機會,做錯了就不能補救。要把漆器做得光滑,要上幾十次漆,動輒用上幾個星期。


山中漆器重視木紋,所以用來刻紋的刀具,就變得是非常重要,為此每位職人都會自己動手做刀具。


她做的清酒壺,頂部用手工雕琢的波浪紋的曲線,很有女性的美感。


想做出很纖細的木紋,要配合坐着時候的高度、角度等等,再去練習才可以做到。


山中漆器是少數着重木工技巧,即使完成之後還可見到木的紋理。


從來到研究所上學,到後來拜老師學藝,整整七年時間才能學成。

工藝空間Gallery& Cafe FAISONS
地址:石川縣加賀市大聖寺山田町26
時間:11:00-23:00(星期四休息)
網址:http://neccowork.com/?page_id=1647

Travel Memo
簽證:持BNO或特區護照者毋須簽證
機票:來回香港及東京羽田,機票1,257港元起(連稅)。抵達羽田機場後,可選擇轉乘內陸機往小松空港,機程1小時5分鐘,來回1,378港元。如選擇到東京站轉乘北陸新幹線,車程2小時33分,單程14,120日圓(980港元)
匯率:1日圓約兌0.069港元

記者:甄俊宇
攝影:張志孟
編輯:施明慧
鳴謝:石川縣國際觀光課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71217/20245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