鯉魚門 「只有其形」的書法

(文章來源:果籽)香港有逾九十處石刻,除古代石刻的幾何圖案,其他石刻主要是文字,篆隸行楷草樣樣齊,究竟這些文字是否有相當欣賞價值呢?從事金融行業的書畫家陳弋航(阿七)師承鄭家鎮、趙少昂等名師,對書法有一番心得,他覺得石刻上的書法多數只有其形,缺乏書法家的神韻。

體驗,由此出發

鯉魚門石刻林立,是境內最多石刻之地,在油塘站步行往鯉魚門天后宮約二十分鐘,穿過一間間海鮮店,沿着海皮小徑走過去,離遠已望到天后宮。廟門外有兩尊銃炮,給人軍事重鎮的感覺,其實這裏以前是一個以開山闢石為主的社區。天后宮附近零散分佈了十個石刻,如「江南煙景」、「澤流海澨」、「聖石嵯峨」、「山川孕瑞」等,多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所刻鑿,其中最出名的,當屬書法家區建公所題的「澤流海澨」。區建公是四十至七十年代相當出名的書法家,以北魏體見稱,許多南北行(香港開埠初期從事中港貿易的商行)、海味店等都找他寫招牌,至今在上環等舊區仍能找到其題字招牌,如上環的公和玻璃鏡器、祥興茶行及鵝頸橋橋底的紀安藥行等。剛到達鯉魚門時,阿七說對面馬路的安全工業大廈,也屬於區建公題字。

「魏碑字體屬楷書之一,風格介乎隸和楷之間,常見於碑文,用來讚頌功績。」他說魏碑體潛藏穩重,線條不多,起伏平實厚拙,不過「澤流海澨」石刻出來的效果卻不甚理想。阿七說:「刻寫的字與原有碑貼上的真迹相差太遠,很多書法家原有的力度和提按、線條等均不太明顯,顯得不夠美感。可能是石塊問題,出來的效果只有形而沒有魂。」他說只能算是名人題字,石刻上的書法藝術不算太高。

書畫家陳弋航(阿七)

區建公題字的「澤流海澨」石刻,阿七覺得石刻上的書法缺乏神韻。

阿七覺得「壽世保民」四字效果圓潤,有書法味道。

 

圓潤字體較佳 抒發賞景情懷

他反而喜歡旁邊的「壽世保民」石刻,屬行楷書,效果圓潤,有些許書法味道,「壽字有些少草書感覺,構圖等各方面都很好」。眾多石刻字體中,以行書及楷書較多,因為易於辯讀,其他如草書則較少。「我覺得也要遷就當時人民的文化水平,小篆很多人看不明;寫草書的話,刻石的人會較辛苦,楷書較莊重及容易,畢竟很多刻石之人並非有識之士,好像『海角潮音』的角字,中間一畫長了,有時是刻碑的人做多了。」雖說石刻在書法上遠不及真迹,但他覺得仍有欣賞價值,「如『海角潮音』這四字,是讚頌環境的優美,表達來此地欣賞美景的感受,有石刻於此,可吸引多些人來參觀。」

 

較少見石刻字體

篆書:位於土瓜灣海心公園的「魚尾石」石刻屬於篆書,是香港唯一的篆書石刻。

草書:「凡事一笑了之」位於沙田萬佛寺,屬於草書,字迹潦草為其特色。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及友晟出版社提供

原文 Link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60304/19514969 

撰文: 劉東佩 

圖片: 劉永發  楊錦文 

延伸閱讀